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新文明 NCICO THSP研究会 战略共同体 终极论坛 关于我们 注册 登录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新文明网 > 信息中心 > 新信息 > IS4IS哥德堡2017峰会——“统一信息论”走向国际学术讲坛


IS4IS哥德堡2017峰会——“统一信息论”走向国际学术讲坛

2017-06-23 08:39:23

2017年6月,国际信息研究学会哥德堡夏季峰会(IS4IS SUMMIT GOTHENBURG 2017),来自于瑞典、中国、美国、英国、以色列、澳大利亚、德国、法国等27个国家的200多名信息理论界精英参加的盛会,一个漫长的关于信息理论研究的国际学术会议,一个新奇的、紧张而又惬意的盛会,6月12日在瑞典哥德堡的查理姆斯理工大学徐徐拉开帷幕,历经一周的工作日时间,于2017年6月16日在人们的依依惜别中顺利结束了。

一年以前,在北京大学召开的成立国际信息研究学会中国分会上,中国的信息理论界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并认为中国的信息理论研究水平位居世界前列。然而这次会议的感觉却不太一样,整体上看,我觉得的中国以及国际信息理论界主流以及还停留在传统的维纳和香农阶段上,甚至有企图拉回到古老的形而上过去式的趋势,与此同时,也有许多信息理论界人士正在努力打破这种局面,这给我们带来了一种传统与进步在不断交织的印象。

一  峰会成果丰硕却没有形成实质性突破

本次峰会峰会共举办了4个主要会议、7个研讨会提供讨论,来自生物生物学信息研究的各种研究领域的10个国际领先的主旨发言人演讲,14位专家小组讨论在对话中挑选最具挑战性的课题,介绍了最新的研究成果,研讨涉及到人类网络合作伙伴关系、语义信息、系统设计中的伦理问题、信息的一般理论、启示AI到数字革命、信息处理信息哲学,对发展科学、技术、文化、哲学和社会方面的跨学科信息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因此,就形式而言可谓硕果累累,但就这些成就来看,该次峰会仍然没有在推进信息研究方面有实质性突破,所有的成果基本还是处于香农与维纳的通讯信息及数学模型所衍生出来的水平阶段。信息哲学似乎看透了问题所在,一直企图想从根本本体抓住信息的实质,但由于哲学本性,信息哲学只能缘木求鱼,最终只能回到形而上到老路上,这在高速发展的新时代,其实是一种认识方法上的倒退。

 

二  突破学术体制藩篱的新气象

虽然本次峰会没有形成实质性突破,但却也发现了一种突破传统学术体制的新气象和态势。

就信息的形式与内容,信息研究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信息现象(形式)研究,一种是信息本质研究。迄今为止,所有主流的信息研究基本上都局限于信息现象的研究,这实质上就是狭义的信息研究,这主要是基于香农与维纳所开创的信息通讯模型所带来的余波效应,并在此基础上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所建立的学术体制所致。应该说,这种学术体制在信息现象、信息通讯传递、信息与信息之间的关系、信息主观认知方面有重大进展,对人类通讯研究、计算机信息技术处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都有很大助益,但却也很难在这样的学术体制中另辟蹊径并形成新的重大突破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体制上思维模式和运作方式的固化所致。这种情况特别体现在对信息实质探讨的缺憾方面,也就是信息本质研究,虽然也有许多人(包括信息哲学)企图对信息进行本质性研究和定义,但由于观念上的局限性,而无法形成合理先进的研究方式方法及渠道,导致对信息观念的定义种类繁多、矛盾差异很大,而如果不能把握信息的实质和概念定义的话,将有可能会使信息理论界最终走入死胡同或误走歧途,这是信息理论界的一个重大隐患,也是传统学术体制的巨大弊端。在这种情况下,如要在信息的实质性问题有重大突破,那么就需要跳出当前的学术体制而另辟蹊径,幸运的是,这次会议也出现了难得的新气象,而这种新气象就恰恰出现在学术体制之外。

除一部分属于导师带过来的博士、博士后外,本次峰会大部分都是世界各国学术界知名学者教授,似我本人来自于民间的学者只有极少数,但正是这些身处学术体制之外的民间学者给信息理论研究带来了新气象,他们避开了传统信息论的狭隘思路,试图将信息根源导向现实的实在世界。一位搞印刷研究的Arved C.Hubler先生亮出了一个很醒目的课题:“information—semantic defition or physical entity ?”,该文首先提出了一个关于信息的先导观点——宇宙是一个物理世界,言外之意,信息的实质应该到现实的物理世界去寻找,这就把信息也纳入到物理研究中。这个观点与我的“信息是能量的表征”的那种把信息导向非物质客观实在观在方法上有异工同曲之妙,当时我特别向钟义信老师表示了赞赏。另外一位Jonh D.Collier先生提出了一个疑问:what we can discover from dimensinoal analysis of the information concept?也企图在信息形式之外寻求本质性答案。所有这些都表明了,信息理论界已经有人开始越过传统信息观,不再继续沉湎于将信息作为一种特殊的形式存在进行分析再分析,而是开始向向真实的物理世界寻找答案,这体现信息理论界的进步态势。

类似的,则来自于中国的民间学者王陈(王江火)先生所提出的完全性大统一理论——统一信息论。

 

三  “统一信息论”于哥德堡国际学术讲坛上仓促出台

本人因为所提交的“The universe is an information ecosystem:unified information theory”获得了会议通过,受邀参加了这次会议,但由于担心语言问题而并没有打算发表演讲,对此,我在会议的第一天就向国际信息研究学会的中国分会会长钟义信老师提出,表示自己这次来就是学习的,但后来居然发现在演讲表录中有我的名字,这令我非常仓促被动,于是便重新向钟义信老师问及此事,他说:会议议程是早已拟定好的,既然你来了,就最好做个演讲,这当时难倒了我,因为我根本没有准备(也没有带电脑),也没有做英文PPT(只有英文论文),但从其他人的发言来看,他们都是备好了精心制作的PPT,否则难以在30分钟内完成。怎么办?我征询了很多老师,他们都鼓励我作一个简单的PPT,但当时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了,即时做简单的PPT也来不及。无奈之下,我说就顺其自然,用现有的英文论文和中文PPT讲到哪算那吧!在即将演讲的那下午,会议主持人问我还需要修改吗?我说,不修改了,随遇而安吧!引起了一阵笑声。

临场时,我先用英语做了自我介绍,然后说明自己英语不很好,是第一次用英语进行演讲,请大家理解,并就为何将我的理论称之为“统一信息论”用做了简单说明。接下来,由于只有中文PPT,而会场上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所以就顺其自然地用中文进行了三十分左右的演讲。当时的自我感觉,虽然应该是三万字左右的内容,但觉得这次演讲还是有点效果的,基本上把主要观点说明了,这起码算是一种标志性的演讲,标志着“统一信息论”在国际信息理论界上的第一次出台。

值得注意的是钟义信老师的评价,他对我做了不少肯定,指出里面讲出大量的系统的观点,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觉,但同时又说我对信息的解释仍然存在很多值得商榷的问题,他认为我把信息定义为能量的表征和信息为第一性的观点有唯心主义的嫌疑。对此我感到大惑不解,因为统一信息论是完全坚持了客观存在第一性的立场的,作为信息的能量仍然是完全的物理性客观存在,这根本上完全与唯心主义无关,但是在钟义信老师看来,不能把物质实在第一性的就是唯物主义(对此我表示不赞同,在高速发展的新时代,仍然用带有政论倾向性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来作为判断标准是有些不合时宜的)。会后,也有很多老师和博士生找我谈话,他们表示以前就看过我的书、了解我的观点,并交流了看法。

统一信息论是第一个完全性大统一理论。论述了信息结构、认识的客观性、客观存在的形成等基本问题,解释了信息(能量子)对于宇宙万物的始基作用,提出了极限粒子理论。极限粒子理论揭示了作为物质极限单元体的极限粒子所构成的物质最基础层面,说明了物质的质量、时间、空间是基于极限粒子而形成的道理,论述了宇宙所有事物及其现象都是基于极限粒子形成和分解的根据。在此基础上,又通过层层深入、由点及面的分析研究,论证了物质的微观层面、宏观层面的物理、化学、生物等所有可能述及方面的问题,指出了科学存在的巨大缺陷,合理地解释了许多科学所不能解释的问题。统一信息论通过主体程序理论根本性地解释了生命及其精神形成的原因和实质,指出了进化论的重大缺陷,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解构并合理建构了哲学人文社会科学及宗教,使其完全打通了自然、社会之间的壁垒。

事后觉得钟义信老师对坚持要我演讲也是很正确的(对此深表感谢!)。几天后,加利福尼亚的《美国学术研究》杂志社通知录用该文,要求提交原始手稿。

 

    四  会议流程形式多样化、人性化

在这次漫长的盛会上,感到很新颖和值得我们学习的是会议内容方式及其流程所带来的较高会议效果。

会议在查理姆斯理工大学中心会议室进行,共分为分为主会议室(RunAn)、5个分会议室、1个Board room,由于中国教授带来了很多博士生或博士后参加,人数较多,被分配在两个相对较大的会议室进行演讲。基本议程——(1)上午9:00-10:00,在主会议室由重点发言人做主旨演讲或讲话;(2)10:00-10:30,上午茶点;(3)10:30-12:00,各分会议室进行专业议题的研讨:(4)12:00-13:00,午餐;(5)下午13:00-14:00,主会议室由重点发言人做主旨演讲或讲话;(6)14:00-15:00,各分会议室进行专业议题的研讨;(7)15:00-15:30,下午茶点;(8)15:30-17:00,各分会议室继续进行专业议题的研讨;(9)17:10-18:00,主会议室进行主旨演讲、提问、质疑等;(10)18:00—,宴会、欢迎酒会、游轮旅游等。

会议每天都有十个左右的议程活动,每个活动最多不超过一个半小时,且花样较多、内容丰富,尤其是上午下午两个茶点非常有利于交往及休息,很人性化,这样会使与会者兴趣盎然而不会产生疲惫感,研讨效果非常好,避免了国内那种冗长单一的会议繁碎形式。本人在这次会议中被列入生态信息专题研讨,但当中也会根据情况选择不同会议室参与不同专题的讨论,这样有利于充分参与活动并较好地汲纳各种信息和观点。

6月14日晚,乘坐游轮沿着卡特加特海峡的狭长水道,游览埃尔夫斯堡。

6月15日晚,一百多人的会议晚宴,哥德堡市议长宴前讲话,独特的维京艺术表演,教授的幽默说辞。

 

本次会议上还结识了以色列的朋友Boais Menin、Emanuel Diamant以及奥地利的Dr.Schahram Dustdar。

 

 

结束语

信息的实质究竟是什么?信息不是独立于物理世界的另类客观存在,其实质就是能量,是能量的表征(或现象)。信息有形式与内容2个方面。当信息体现为形式(现象)时,信息就是能量的表征;当信息体现为内容是,信息的实质就是能量。由于受传统的狭义信息论的影响,人类目前为止主要侧重于信息形式(现象)的研究,这本也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如果就此长期忽视信息的能量实质,那么信息研究将可能误入企图,这是很危险的。

问:如无能量,世界还会有信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