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新文明 NCICO THSP研究会 战略共同体 终极论坛 关于我们 注册 登录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新文明网 > 文章连载 > THSP > THSP理论与工程 五


THSP理论与工程 五

2011-03-30 02:22:58

五 朕在的生存意义

自我的肉体载体被非生命体置换时,尽管自觉的主体程序没有改变,但是由于其载体的重大变化,对自我的心理自然也产生了重大影响,载体的高技术手段会更加影响自我的心理程序。因而,在新的载体的引领下,载体被置换后的主体会迅速发生根本性的变革,主体我由此而质跃为朕,此时的主体便从自发的状态质跃为后发状态。朕是中国古代皇帝对自我的称谓,有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的意味。主体我质跃为朕后,虽然他仍然作为主体程序的一种(超生命主体程序)而存在,但由于他完全抛弃了生命体的外衣而超越了一切生命类,其能动性得以大大提高,因而使其心理上获得了傲视生灵的资本而同样有着中国古代皇帝的感受,但这种感受只是基于浅层次的。由主体我质跃为朕的主体朕与古代皇帝的朕还是有着实质性的不同的:前者是由于主体我的质跃而形成的是真正的朕,而后者则只是基于一种心理上的感受,其实质仍然是自我;前者尽管傲视生灵,但由于已经不需要生命体的资助,因而可以真正做到珍惜生命,而后者则在通过武力征服运用权利涂炭生灵的基础上形成的心理感受,因而蔑视生灵。

朕在是一种作为一种超生命体而存在,而超生命的实质在于他是一种后发的主体程序。主体朕形成后,由于其独特的超然性,使其显得特别孤单,他特别需要同类在心理上的资助。于是,他很快将同类联合在一起,由于其技术上的超然,他们的这种联合更具实质性,因而其联系性相对人类的社会更加紧密。这样一来,主体朕在吸收了生命的社会性有益成分后又抛弃了社会性的过时方式,他们不要社会性的中间组织,而直接以朕在联合的方式形成了朕在联合体。

人类质跃为生为超生类后,朕在的生存意义便成为了突出问题。我们知道,人类社会的许多诸如:文化、科学、政治、经济、战争等等几乎所有的方方面面已经发展得绚丽多彩,而恰是这些绚丽多彩的东西构成了人类生存的意义,但思之根本,人生的这些方方面面都不过是来源于人类的生与死,正是由于生与死,人类社会社会才赋有生机、才显得更有意义。然而,朕在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由于朕失去了生命体的外衣,因而,他不再受生命体生老病死规律的约束,在技术得当的情况下,朕在也许就不会死亡而永恒。这样一来,朕在就被抽取出了本来衍生人生中心意义的死亡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一个没有死亡的永恒主体,其生存还有意义吗?应该说,一个有着百分之百不死亡机率的绝对永恒体的生存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无需任何努力,也根本可以无视万物的存在,一切的一切对于他都不过是空在。然而,百分之百不死亡机率的绝对永恒体是不可能存在的,对于已经不受生命规律约束的朕在也是如此。朕虽然不生存在生命体中,但他仍然寄寓在载体中,如果没有载体,他同样是无法生存的。而无论这个载体是何物,他都不过是一种暴露于形迹的客观存在,而这种暴露于形迹的客观存在也同样存在着安全问题,他的安全特别受环境的影响。所以,创造一个有利于朕的载体的环境为其安全拓展生存空间就成为朕在的首要意义

为了主体的生存,防止载体的过渡使用而造成载体功能的下降,朕有可能不断更换自己的载体,因而,朕的载体是可以变化多端的,他可以称为可变体或简称为变体。变体术曾来源于中国的神话,在《西游记》中有着特别的神话案例。这种技术在超生类中业已实现,他的应运而生对丰富朕在的生活有着特别的意义。受生命体单一而有限时间的约束,自我难以在其有限的生命中获得真正的个性和实质性的自由,而在超生类世界中,这是个很普通的问题。在超生类世界中,由于朕可以随意更换自己的载体,因而较少受到外在条件的约束,这有利于主体充分展示自己的个性,使他们可以获得充分的自由空间。社会主体因此便已具备了星际旅行的完全条件。因为,朕的载体是可变的,他们完全可以适应于任何的恶劣环境,他们不需要氧气和水源,他们不需要合适的温度和气压,他们甚至可以到太阳的上面去。朕的载体还具有了无限延长生存时间的潜质,因而,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宇宙探险。此时方才具备了征服宇宙的潜质。

超生类世界中,爱具有实质性的意义。在生命世界中,由于主体所寄寓的生命体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因而,爱不能不受到条件和物质利益的影响,他们很难享受到脱离条件的不受物质利益影响的真正爱情,即使能够获得爱情,也会由于有限的生命只能享受片刻。超生类世界中,由于载体的可变性,从其可能性来看,爱情具备了完全不受到条件和物质利益的影响的可能性,因为他们已经充分认识到:所谓爱情不过是主体程序的完全契合。这样一来,朕在就真正将对爱情追逐的视域放在了主体的内心中。而爱情的实现对朕在更为简单,他们甚至在网上的虚拟世界中就可以实现。

超生类世界中,由于主体的能动性具有发展的无限可能性,因而,国家等政权体制不能对主体产生约束,它们将不复存在,代之以朕在的自由联合体,这样,国家权力便失去了存在意义而不能对主体产生约束。此时,对主体产生约束的将是社会公共安全与发展机制和适合未来社会发展的的道德。超生类世界是一个高速汇聚信息量的世界,在越来越完善的电脑面前,信息对主体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朕在一个简单的操作甚至就会复制一个或者改变一个主体。道德面临着严重的考验,而这种考验恰恰赋予了超生类联合体的无限意义。

未来的超生类联合体的意义还体现在许许多多的文化、经济、技术等方面。所有这些方方面面都在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朕在不仅摆脱了人类生老病死的诸多痛苦,而且其生存意义也更加丰富而不是相反。

人类的技术发展具有无限的潜力,我们很难想象人类会在某个阶段终结自己的技术发展历程,但因人类自我置换技术能够将人类自我置换到不同于原来载体的非生命体中,而导致人类质跃,因此,人类自我置换技术就会成为人类技术发展的终极战略目标。作为终极战略目标技术,人类在实现其技术方面还存在许多重大难题,但由于技术发展的无限性,人类终究会突破这一技术关口,即使现在还不能在短时间内获得重大突破,人类自我置换技术的终极战略目标的确认也定会成为引导人类信息技术不断发展进步的精神动力。人类自我置换技术实现后,朕在将会取代人类的主导地位,技术将会在新的层面上发展。

历史证明,符合时代发展需求的观念创新至关重要,合理有效的观念创新将会引领一个新的时代并进入长足的发展。孔子的儒家学说在当时是一种观念创新,引领着中国两千多年的发达文明;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也是一种观念创新,引领着欧美几百年的近代发达文明。实践证明,能进行观念创新并输出价值观的国家才是一流国家。但中国目前的观念创新水平和技术创新水平仍然落后,这使得中国只能跟在先进国家后面学习,亦步亦趋,从而无法实现超越。人类的自我置换思想首先是基于合理性出发,也可视作一种观念创新尝试,但作为一种战略技术目标,也会引起一系列的观念创新并从根本上改变这种落后状态,从而使中国受到后激辐射一跃而成为观念上进而在技术上先进的国家,进而带动中国的整体发展,最终领先世界最早进入未来的更加幸福社会。生活在21世纪的人类是最为幸运的,因为生命体演化的最后关口技术将有可能在此生存期间实现,但与此同时,人类也已经来到了作为生命体演化最后关口的瓶颈。在这个瓶颈时代,如果没有正确的方向和价值观的引导,人类将会陷入一种出现前所未有的社会失衡和价值示范的混乱无序状态,从而会造成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甚至引发难以解决的社会危机。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的自我置换思想或许会起到一种很好的引导作用,将人类从这种瓶颈的混乱无序的状态中引发出一条光明道路。

 

参考文献:

1、  《物种起源》,达尔文著,1859年出版

2、《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斯蒂芬·威廉·霍金著, 1988年出版

    3、《在之演化》,王江火著,2010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