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新文明 NCICO THSP研究会 战略共同体 终极论坛 关于我们 注册 登录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新文明网 > 文章连载 > 宇宙第二次巨变 > 宇宙第二次巨变(五)裸脑


宇宙第二次巨变(五)裸脑

2016-06-12 03:24:00

  捕获灵魂的成功并没有消除6A实验室的紧张感,大家都意识到更艰巨的任务还在后面,首先需要进一步改进人工感觉器官和人工肢体,以便装配‘幽灵’,使之具有主体性的动作功能。

  新的进展时代尤利娅·基列耶夫和戴洪秀压抑不住姑娘的年轻心态,她们格外显得兴奋异常,总是在闲暇时间滔滔不绝地谈论这些相关的话题。

  有一次,尤利娅·基列耶夫对戴洪秀说:“我觉得应该尽快给‘幽灵’配上语言谈话程序和相应的语音设备,这样,我们就能够和‘他’对话聊天了。”

  “对啊,这样或许还能够了解‘他’神秘的身世哪。”戴洪秀闪烁大眼睛兴奋地说。

  “洪秀,你看这样好吗,反正‘裸脑’的研制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咱们不如去找江山请缨和你一起研制语言谈话程序和相应的语音设备,你觉得好吗?” 

  “太好了,有你和我一起工作,我相信会很快成功的。”

  于是,尤利娅·基列耶夫和戴洪秀便叽叽喳喳地来到了江山的办公室,听到了他们的来意后,江山感到有些犯难,因为他清楚“裸脑”的研制才是更重要的,但拗不过两位姑娘,只好说:“好吧,但是听着,这是唯一的一次破例,不过我只给你们二十天天的时间,否则就只能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以后也不许再有类似的事情。”

“  二十天?”尤利娅·基列耶夫一咋舌,但随后马上说:“保证完成任务,请江大主任放心。”

  请缨成功后,尤利娅·基列耶夫和戴洪秀便再无退路了,但她们不愧是出色的秀女,居然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就成功研制了语言谈话程序及相应的语音设备,这意味着“灵魂”复活的激动人心时刻即将来临。

  这一天,C实验室坐满了人,可视电话的LED屏幕也打开了,杨风赫然出现在屏幕上,他旁边还坐着一位不知名的人士,金黄色的头发,高挑潇洒,一身黑色西服,江山看到一位陌生人在旁就有些犹豫。

  杨风笑着说:“这是我的好朋友杰克·克鲁格,请放心,我们的动态可视图像电路是经过加密的。”

  江山以还是有些犹豫,但语音设备和程序已装备到高灵敏计算机,他们已做好了和“幽灵”的对话准备,历史上第一次“人灵对话”开始了。

  “你好,我们是你的朋友戴洪秀,请相信我们的诚意,请告诉我你的身世好吗?”戴洪秀柔声地说。

  没有回话,戴洪秀又重复了一遍,这个时候音箱了传来了人工合成音。

  “我是--张秀芬,家住在--沙场村。”那个声音在断断续续地说话,接着就咕哝哝地不知在说什么,继续问下去,就再没有回答了。

  “是个女的。”尤利娅·基列耶夫悄悄地附在戴洪秀的耳边说。

  接下来的几天的实验没有任何进展,那个“张秀芬”总是在重复这句话,或者就是咕哝哝地不知在说什么,最后就什么也不说了,尤利娅·基列耶夫看到这种情景,便逐渐失去了兴趣,又回到A实验室继续工作了。

  C实验室的工作仍然按部就班地进行并取得了进一步的进展,模拟人形肢体研制的人工感觉器官和人工肢体也已陆续研制成功,他们再一次像给“亮亮”组成小白鼠摸样的躯体一样,也给“张秀芬”组装了一个人形的躯体和四肢已经相应的感觉器官,老远望去就像个真人一样,接下来,他们他们开始对“张秀芬”进行相应的肢体运动训练,以提高他的主体性功能。

  “你们打算训练我吗,不用,我自己会走。”“张秀芬”居然开口说话了。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语塞愣住了,但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张秀芬’你好!你终于又开口说话了,我们很高兴,但前面我们问你的时候,为何不回答哪?”戴洪秀仍然柔声问道。

  “我很想说话啊,只是不知为什么总是说不出,就像做梦一样。”

  “‘张秀芬’你好!你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坦布尔.斯韦登伯格问道。

  “我不知道啊,只是感到恍恍惚惚的——。”“张秀芬”的声音再次断断续续的,声音又开始减弱了消失了,接下无论再怎么问,“张秀芬”仍然不再回答。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江山说:“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最近几天,我派人找到了‘张秀芬’所说的沙场村,他们村确实有一个张秀芬,是在我们去墓地捕获‘她’的前两天因车祸去世的。这样,由于她去世时较为突然,不像那种自然死亡的人能有相对充分的时间组织成有机‘刚性空间’,并将主要的精神主体置换其中,故‘张秀芬’主体程序缺失很多,已不能代表‘她’自己,而‘她’自己也是需要感觉等很多方面的主体程序有机地组织成一体,才能有效地说话,这就造成了‘她’总是不能完整说话的原因。”

  江山理性有条理的分析赢得了大家的认可,但这件事过后,大家也都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THSP的最好途径是做到完全性的置换,或者至少应当将能代表人类自己的主体程序全部置换出来,而不能仅仅置换人类一部分主体程序,否则置换出来的就不能是一个真正完整的“我”,而置换到非生命体上后也不能成为一个完全的 “朕”。

  “看来,从现在开始,6A实验室需要下大力气研制“裸脑”和全息THSP了,这将是一个极为艰难的漫长过程。”杨风在荧光屏上语重心长地说。

  接下来,6A实验室又一次全面调整了实验方案。A实验室继续进行针对动物的不完全置换技术研究,并开始针对比小白鼠更高级复杂的动物进行实验,以全面提高置换速度及置换能力,进而最终实验针对人类的数字式人类自我置换;B实验室则全面进行超大容量的“裸脑”研制,并研制具有数千万以上超长字长的高灵敏计算;C实验则继续进行‘捕获’灵魂并置换自我的实验。但这样一来,6A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就会严重短缺,江山又将此情况告知了杨风,请求多加派一些高素质的技术人才,杨风爽快地答应了。不久,长安宫便充斥了各色人种的工作人员。

  最先出现进展的是仍然是C实验室,他们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有一次,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进行例行的仪器检测时,居然无意中在一个打瞌睡的工作人员头顶上发现了类似灵魂的东西,大家都感到很惊奇,但当这位打瞌睡的工作人员被大家吵醒的时候,又发现这个类似灵魂的东西慢慢地回到了他身体中了。大家对这个现象很不解,便去问江山。

江山告诉他们:这是灵魂的另外一种存在形式,就是人在睡觉时,基于自我主体的活动需要而临时产生了有机“刚性空间”,并与自我相结合而形成所谓的“梦”,梦中的自我与灵魂没有本质区别,是灵魂的另外一种形式,“梦”的灵魂实质可通过所谓的灵魂出窍得以体验。

  “不过,有一个问题希望大家一定要明白,虽然灵魂的自我置换属于不完全置换,但这项实验应特小心。从法律和道德层面上讲,应严禁对人类梦中所形成的灵魂进行置换,因为这样将会因自我不能及时回到生命体中而导致生命体的死亡,希望大家在以后进行类似的实验时,一定要特别小心,要把人死亡形成的灵魂和梦中灵魂区分开。坦布尔.斯韦登伯格,请你以后要严格规范‘捕获’灵魂和置换灵魂的行为,千万不要‘捕获’ 梦中灵魂并进行置换实验,否则将可能沦为杀人犯。”
  大家听后都似乎感到有些惊恐,尤其是坦布尔.斯韦登伯格,一时脸色苍白了。

这一天,江山正在办公室通过视屏观测B实验室的裸脑试验,突然间,阳山出现在视频中,他旁边正襟危坐着的是杰克·克鲁格。

  杨风笑着说:“江先生好,我觉得有必要和你介绍一下,杰克·克鲁格,联合国秘书处的官员”说着,右手摆向杰克·克鲁格。

  “hello!江先生好!”杰克·克鲁格微笑说着中文话。

  “hello!克鲁格先生好!”江山说着英语。

  “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需要和你说明白,6A实验室可能要被联合国接管,希望你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联合国怎么知道的?”

  “这个先不要说了。我想问问你,如果联合国科技开发署真得要接管我们的实验室,你是怎么考虑的?”

  “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他们凭什么?”江山愤愤不平低说。

  这时,杨风转向那位不速之客说:“克鲁格先生,如果江山不同意,我们是没有办法的。”说完随手关上了通话视屏。

  看着消失的荧屏,江山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呆呆地发愣。

  恒远总部大楼杨风的办公室里,杨风满面春风,杰克·克鲁格端着一杯酒走向他。

  “尊敬的杨风先生,你真的很英明,你能以你的慧眼和智慧让江山这位人类历史上最杰出的人杰为你开辟不世之功,我真是很佩服你,来,干杯,预祝你的伟大业绩获得圆满成功!”说着,杰克·克鲁格一饮而尽,“但是,你也不能忘记我们美国人的帮助,否则,6A实验室不可能会如此快低获得目前这样巨大的成就,因此,美国要求参与6A实验室的管理是合乎情理的。”

  “你们美国人更精明,科技开发署是在你们的控制之下,却冠冕堂皇地冠上了联合国的名誉,但是以你们的那种落后的科技理念,能带动好6A实验室吗?我看还是由恒远管理比较妥当。”杨风反唇相讥地说。

  “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我们并不想在技术研发方面给你们添麻烦,只是想与你们利益共享。另外,也请你想清楚,你们实验室中就有我们的很多人,如果我们抽掉这些人自己搞的话,相信也能做到,可是6A实验室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哈哈,真是可笑,THSP工程是一个综合性的巨大人文工程,其开发是在我们的那种超越科学的新理论体系指导下进行的,你们的人才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而已,而所涉及的方面相比整个工程也是微乎其微,怎么可能影响我们的整个开发?不信,你就把你们的人才抽掉试试看看。”杨风脸色骤变。

  “老朋友,有话好商量吗,我只是受联合国委托前来谈合作的,如果你们这样固执,恐怕会最终得到多数国家的强烈反对,因为你们的研究会给人类造成政治、经济、文化、技术上的巨大落差,会给人类带来极其巨大的波动。”

  “你们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固然很好,但是你想过了吗,联合国现在就是一个大杂烩,已成为利益博弈的场所,对人类起不到很好的引导作用,如果把6A实验室交给你们,恐怕引起更大的麻烦。”

  “杨风先生,我已经和你说了很多了,但是看来我们今天是谈不拢了,今天就谈到这儿吧,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的建议,这样对大家都好。”说完,杰克·克鲁格径直地离开了杨风的办公室。

  杨风看着杰克·克鲁格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顺手抓起了电话:“江先生,请尽快过来一趟,飞机场有专车接你。”

  江山接到电话后,就有些不好的预感,知觉告诉他问题可能就出在那位杰克·克鲁格身上,便很快就乘飞机来到了香港。下飞机后,就被专车就被杨风所派来的专车接走,但是他们没有去恒远大厦总部,而是来到了维多利亚港的一个私人游艇上,杨风正在游艇上等着他。

  “最近的一些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江山径直地问道。维多利亚港的夜景非常美丽,但江山却毫无兴致欣赏。

   “这里先向你说声对不起,为了让你们能安心于研究,有些事情我没有告诉你,但现在情况有所不同,有些事情不能不再告诉你了。”杨风一脸的歉意,接着杨风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

  原来,自6A实验发现了主体程序的存在并将论文投送《自然》后,引起了很多国家的警觉,美国等西方大国企图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到长安宫,6A实验室其中就有一些人是他们的情报人员。当6A实验室成功进行置换实验且‘捕获’灵魂后,更是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他们对我们的这项研究特别垂涎,千方百计地想通过情报组织等各种方式打入长安宫窃取研究成果,但是尽管他们也获得了一些技术情报,却由于其科学的那种落后理念等原因,始终无法取得同样的技术成果,这令他们不得不改变了方式,企图通过合作来实现分享成果的目的。

  “今天之所以安排你到游艇上会面,是因为我发现恒远大厦也已经不安全。知道吗,联合国好专门为此开了几次会议来商讨针对在中国所进行的THSP工程,他们以威胁世界安全为名,要求中国交出研究成果,或者由联合国共管。”杨风道。

“  真是强盗逻辑,这是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我们的研究只为了人类的进步和发展,怎么就会威胁世界安全了吗?要不,我去联合国和他们辩论去。”江山非常气愤。

“你不能去,现在整个世界都在为你疯狂,你要是去的话,会正中他们的下怀,必然会使他们有机可乘绑架你。你刚才说的道理,我也到联合国大会上多次讲过,告诉他们人类终极事业的宗旨,说明我们只是为了人类的进步,一旦研究成果成熟,就会用于造福人类。可是他们根本不听”。他们认为THSP必然涉及到人类的终极性问题,一旦成功,必然会引发巨大的社会变革,但如果控制不好,将会引发社会动乱,甚至会为了争夺成果而发生大规模战争。另外,他们还说,如果其成果只是被你们掌握,那么,将最终只能使中国成为超人族,而其他国家和民族只能沦为奴隶。其实,这些都是些表面理由,更根本的是,THSP能够使人永生,这才是他们想得到这项成果的根本动机。想想看,如果他们能获得永生,财富、权力、名誉有算得了什么哪?所以,他们必然想尽一切办法来获得该项成果,现在的形势非常严峻,不达目他们是绝不会罢休的。”

  “那怎么办哪?我们不能坐等他们来侵犯我们的权益啊。”

  “所以我现在找你来说商议,你先考虑一下。”

  游艇内暂时安静下来,江山在游艇内来回踱步,这是他在关键问题上进行思考的习惯性动作,随后他走向甲板的边缘,双手扶着栏杆,望着一座座在维多利亚港夜色中不断闪烁幻灯的巍峨大厦。

  过了好一会,江山走到杨风面前江山侃侃而谈:“THSP工程必将导致人类社会质变前的临界状态,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只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看来,联合国的态度相当强硬,估计如果我们和中国不能做出相应的及时应变的话,恐怕难以从根本解决问题,甚至有可能导致战争。我的建议有3个,你考虑一下。其一,立刻将我们的研究和现在的严峻情况通报给国务院,让我们的国家帮助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以确保我们研究的安全;其二,通知联合国,我们可以考虑进行采取合作的方式,但不是与联合国的合作,联合国也不能以各种方式进行干预;其三,建议成立临时的‘人类临界委员会’,这是用来应对人类即将质变的紧急状态而成立的,主要负责应对人类质变前后所产生的人文社会方面的问题,也是为将来   

能顺过渡到未来的朕在社会而做准备。但是该委员会必须以中国为为主导,且不能参与6A实验室,只能以观察方的身份派驻长安宫。”

  杨风听后频频点头,说;“你说的第一个方面我早已经做了,就是怕但风险,国家其实已经早就对长安宫加强了戒备,还打算将整个世界城堡送给我们作为我们的研发基地,也有利于安保,但是我没有同意,这个问题我会进一步和国务院洽谈。你说的其二和其三恐怕难以实施,但比较合理,我会尽快去争取的,相信会有一些合适的办法。”

  “这个问题不同于人类的其它问题,这种涉及人类根本性的问题不是强权所能解决的,现在的主动权在我们,如果他们同意一切都好商量,否则就面谈,我们不用担心,我相信他们不至于愚蠢到采取军事手段。”江山握紧拳头。

  “好的,就这样吧,接下来我将去周旋这个事情,你们只管安心地研发就好了,但有一个问题你要特别注意,就是6A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尤其是那些外国人。”

江山起身握住杨风的手:“放心吧,其实我早已经注意到这点了,目前3个实验室彼此独立,而最重要的A实验室和B实验室也基本都是我们的人,但是希望你还要在安保的人力和相关设备配备上给予更多地支持。”

  杨风和江山分别后,各自按照计划行动。杨风首先来到了国务院会见了负责前沿技术专委主任姚启明(国务委员),姚启明仔细分析了目前的情况后,认为江山的三条建议比较有道理,接下来便安排了一系列周密的行动方案。这个方案的核心就是以国家行为的方式,让联合国接受不干涉6A实验室和成立“人类临界委员会”的建议,同时要求只能以个人的身份参加该会,而不能以国家的形式参与,因为国家参与会将问题扩大化并导致整个社会动乱。根据这样一个计划,杨风和常驻中国联合国机构的工作人员来到了联合国秘书处,把恒远集团和中国政府的最后决定告诉了杰克·克鲁格。

  “什么, ‘人类临界委员会’?按照你们的方案,这个委员会就是个摆设,简直是荒唐!”杰克·克鲁格气恼地税。

  “克鲁格先生,这是我们中国自己的知识产权,强行占有或窃取知识产权是违法的,我们这样做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杨风冷笑了一声。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遭到其它国家强烈抗议而与世界为敌吗?”,

  “克鲁格先生,你别忘了,我们也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你们的决议可能通过吗?要战争?但是战争只能导致两败俱伤,导致THSP工程的毁灭,届时人类将无法享用到这一巨大的进步成就,这大概也不是你们愿意看到的吧?”

  “好吧,既然你们如此固执,那我们将撤走我国在6A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我们自己来研发。”

  “悉听尊便,但你能相信你们安排在6A实验室从事边缘工作的实验人员能够完成THSP工程吗?再说,由于THSP的巨大诱惑,他们现在还可能回到你们美国吗?”

  杨风不辱使命,他在这次去联合国的外交风波中他获得了全胜。联合国最后终于无奈地接受了杨风的建议,但是在组建人类临界委员会的问题上又开始大吵大闹,最终达成了一个相互妥协折中的结果:国家不分大小,每个国家只能派一个人以个人的身份参加人类临界委员会; 6A实验室不接受中国以外的援助,但可以从世界各国招聘相关的人力资源,也可以引进一些设备,各国应予以配合;人类临界委员会只能属于观察方,不能参与和干涉6A实验室;人类临界委员会常驻世界城堡。

  与此同时,在国务院的安排下,世界城堡也做了很大的改动,撤销了旅游、休闲、度假、会务等商业功能,将所有的租户全部迁出,世界城堡完全被用作THSP研发等人类终极事业。世界城堡的正安宫被改作终极实业有限公司总部和THSP研究会的总部,福安宫被用作人类临界委员会的常驻机构和招待处,而长安宫则仍被作为6A实验室的的工作用地,但却将C实验室迁移到长安宫附近的云阳宫。另外,世界城堡城墙外(包括高尔夫球场)被做了严密的监控,5km的城墙内驻扎了大批的穿着便衣武警,世界城堡的对面广场也围上了很多铁栅栏。老远望去,整个世界城堡给人一种森严壁垒的感觉。

  一切就绪,国际社会上针对THSP的争议风波一时也安静了许多,但是6A实验室的研究进展却似乎也慢了下来。

  十年以后,长安宫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期待已久的“裸脑“终于研制成功了!这一天,6A实验室的成员汇聚于A实验室,杨风、江山、方毅生、李兆轩、文雅倩也都来了,他们发现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巨型怪物,仅仅占地面积就足有50多平米,在它上面写着:容量101亿G,字长1亿。没错,这就是THSP所要求的终极数字,这就是裸脑。

长安宫近20年的努力终于获得了人所期待的终极成果,尽管无情的光阴使他们饱经沧桑,杨风已经成为了80多岁的古稀老人,江山、方毅生、李兆轩也已成为六十多岁头发斑白的老人了,就连当年的尤利娅·基列耶夫、戴洪秀、文雅倩等美少女也成熟了许多,但为了事业,他们至今都还孑然一身,且依然精神饱满、充满斗志、尤其是今天更是充满了喜悦,他们充满了无法形容的激动。

   “我的志同道合的同志们,几十年的努力,我们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最终成果,裸脑将是人类质跃为更高级社会主体的终极产品,人类将藉此而完成对人类的超越而实现永生,彻底摆脱基于生命体的痛苦,实现人类更加美好自由幸福的未来,但是现在还不是我们欢呼的时候,我们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动物实验,以确保完全性THSP的安全,当我们实验完全成熟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享用到我们的成果。下面请各就各位,准备第一次实验。”6A实验室又一次响起了江山洪亮的声音。

  实验很快得到了验证,小白鼠头脑中所有主体程序和信息被顺利地全部剪切到裸脑中,时间仅仅用了不足30分钟,这标志着第一个真正的超生类诞生了,时间为2046年。在紧接着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又先后对鱼类、鸟类、哺乳类、灵长类进行了本我剪切置换实验,也顺利通过了实验,但接下来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实验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本我或自我置换,还需要在置换到新载体上后能像生命体一样体现出主体性功能,但由于现有的裸脑体积太大,当把他们作为新载体的时候,就会显得特别笨重,这又给6A实验室提出了一个给裸脑瘦身的问题;另外,还需要针对每一种生命体,进行相应的裸脑及非生命感官和肢体的研制和配备,这不仅需要研制出大量的裸脑,还需要大量可提供进行非生命感官和肢体研制的设备和材料。

  一些列的新问题给6A实验室提出了一个新课题,为此,杨风、江山、姚启明三人还专门进行了以此会议,觉得需要重组终极实业有限公司并将6A实验室加以分解。重组后,杨风依然为终极实业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江山为总负责人姚启明为总监督人,他们决定:

  在终极实业有限公司下面在成立一个专门从事设备研制的分公司,名为终极产品研制公司,由原来的B实验室改制而成,公司场所由世界城堡的洗浴中心改建而成,公司负责人仍然为沈其忠。筹建人类临界培训学校,专门负责对参与实验的工作人员和将来参与完全THSP实验对象人进行课程培训,学校校舍由原来郡王府改建而成,由方毅生任校长。出于长远考虑,终极实业有限公司还设立了一个专门从事终极产品销售的分公司,由恒远集团派来的周亚夫负责。这样,终极实业有限公司就具有了公司总部、THSP研究会、A实验室、C实验室、终极产品研制公司、人类临界培训学校、销售公司等职能部门,俨然成为了一个功能齐全的真正大公司了。

  与此同时,世界城堡目前也汇聚了越来越多的世界一流人才,终极实业公司已拥有1千多名人工作人员,此外,还有人类临界委员会以及武警安保人员、服务人员几百人。一时间,世界城堡内外车水马龙,各种肤色的人种来来往往,好在世界城堡足够大,能够容纳几万人同时食宿,但这里依然戒备森严,高规格的警备老远就让人望而生畏。

  一年以后,世界城堡内出现了大量怪异的物种,一批具有主体功能的超鱼、超鸟、超马、超猴、超猩猩等真正非生命超生类诞生了,他们形态各异,悠然自得地徜徉于世界城堡,依然成为了作为宇宙新世界的超生界的“主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完全性人类自我置换技术已经成熟,这一年为公元204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