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新文明 NCICO THSP研究会 战略共同体 终极论坛 关于我们 注册 登录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新文明网 > 文章连载 > 宇宙第二次巨变 > 宇宙第二次巨变(六)新纪元


宇宙第二次巨变(六)新纪元

2016-07-27 01:24:09

  终极实业公司将首次进行完全人类自我置换的消息不胫而走,世界城堡周围立刻弥漫了紧张的空气,世界各国的政要和富豪纷纷通过各种途径打探世界城堡的消息,联合国也不断地给中国施压要求增加透明度。

  世界城堡进一步加大了武警保卫的强度,要求在没有得到通知前,严禁任何人进入,并进行严格的消息封锁,屏蔽所有的手机等信号。终极实业公司还要求安保部门对内也采取极为严格的封锁隔离安保措施,即使对人类临界委员会也是如此,他们在人类临界委员会所居住的福安宫与世界城堡的其它部分之间建立了隔离带,这引起了人类临界委员会中许多委员们的不满,他们强烈要求参与实验观察,但是被安保部门严词拒绝。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障实验的顺利进行,杨风和姚启明也进驻了世界城堡,并秘密召开了关于首次进行完全人类自我置换实验的会议。

  参加会议的仅有江山、杨风、姚启明、方毅生、李明圣、沈其忠、坦布尔.斯韦登伯格等7人,他们详细地研究了实验方案,确立了志愿参与完全THSP实验对象的条件,最后通过庄严的签字表决通过。现在的关键的是如何尽快找到志愿者,而志愿者的条件并不苛刻,仅有有五个方面:必须是成年人,必须是自愿;必须具有较好的身体素质心理素质,必须具有较高的文化程度,必须通过人类临界培训学校严格的培训考核。应该说,在偌大的世界征招具备这样条件的人不是很难,但问题在于这种征招只能不易公开,只能秘密进行,这就增加了很多困难。人类临界培训学校秘密用了近一个月时间征招志愿者,但由于被征询者大多对THSP不了解,或者有知情的却不具备条件,最终还是无功而返。与此同时,世界各国也开始了加剧了对中国政治、经济甚至军事上的围堵,局势日益严重。

  “我们必须加快进行完全人类自我置换实验,否则,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后果。”江山在办公室一边踱步,一边果断地对杨风和姚启明等人说。

  “但是现在找不到志愿者怎么办?”李明圣和沈其忠异口同声地说。

  大家都沉默不语,江山明白,现在最好的途径就是在世纪城堡里面找,但谁都不愿意在这个关键时刻冒这个险,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一个很浅显的道理。THSP没有被发现以前,人类都明白人早晚有一死,所以总会有在危机的关键时刻出现敢冒生命危险的英雄,但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正是由于THSP可使人获得永生,所以大家都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在没有通过实验获得足够成熟的THSP之前,都不愿意冒牺牲生命危险去做这个实验,而使自己丧失获得永生的机遇。

  “实在不行,我来当志愿者。”江山说。

  “这怎么可以?应当说,从我们终极实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这选拨志愿者最合适,但是这个实验毕竟冒很大的风险,而我们又是开辟这项工程的有机整体,如果因为实验不当而牺牲,那将会造成很大损失,而江总你是THSP工程的总设计师,是绝对不适合做志愿者的。”李明圣说。

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

   “我来吧!”沉默中的出现的这个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却掷地有声格外沉重——杨风。

  “杨董事长,你,能行吗?”江山说。

  “我仔细考虑了,因为我不仅符合条件,而且由于我没有直接参与THSP的具体工作,所以,我觉得只有我最合适。”杨风一字一句地说。

  “可是你是终极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啊,THSP工程需要你来进行总的调度和协调,如果万一……。”

  “没有万一,我相信我们的技术人员,我的努力就是为了今天,再者,总得需要有人献身于人类终极事业,如果我因此牺牲了,也是将自己的一切风险给了我自己为之追寻的事业,死而无憾!”

  一时间大家都不在言语,只是纷纷向已经满头白发的杨风投向了敬佩的眼光,也为杨风的精神所感动。

  志愿者确定好了以后,实验正式启动,这次实验显然不同以往,为了保证这次实验的安全性,A实验室反复用灵长类动物进行了大量的双向备份的实验,双向备份主要分为如下四步:

  其一,利用实验对象头脑中剩余储存量,让实验对象在昏迷的状态下,由实验工作人员首先将实验对象头脑中的所有能够维护其生命体生存的(如呼吸、心跳)主体程序复制到头脑中没有储存信息的空白处,以便使其能够在将实验对象中的主体程序和信息全部剪切到裸脑后,还能用这部分主体程序维护其实验对象的生存,这是在生命体方向的备份;其二,将实验对象中(复制部分除外)的主体程序和信息全部剪切到裸脑中,并进行本我和自我的备份,这是在裸脑中的备份,然后再进行激活实验;其三,将裸脑中实验对象的主体程序和信息再次剪切到实验对象的头脑中,然后激活实验对象,并对他进行心理测验以检查是否正常;其四,当第三步完成后,再重复进行第一步和第二步。这就是双向备份

  很显然,双向备份能大大增加本我或自我置换的成功率,双向备份完成后,将会出现这样的结果:(1)形成了一个生命裸体,作为实验对象的生命体还能够继续维持呼吸、心跳、正常代谢等生命的基本生存特征,但其已经完全丧失意识,就像植物人一样;(2)诞生了一个以裸脑为载体的超生命体,新实验对象头脑中的所有本我或自我及信息已全部转移到裸脑中,形成了超生命体;(3)造成了裸脑中的本我或自我备份,但只是一种不能激活的本我或自我。

  不久,双向备份的大量实验完成,成功率可达96%以上。这样,人类首次完全的THSP实验即将开始,而被试验者就是承接THSP工程的终极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杨风。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和论证,详细的实验方案已经形成。

  另外,为了避免自我置换后造成多重自我主体格的出现,THSP研究会还制定了《THSP主体格及其载体配型的规定》,主要内容包括两部分。

  THSP主体格:当人的自我精神被置换到新载体成为超人的主体精神并创设备份后,该超人的主体精神备份维持10年;10年后,就要在至少三人(或超人)的共同监督和协作下,将该超人的主体精神备份完全销毁,而在该超人生存的十年内,严禁任何激活该超人的主体精神备份的行为,只有在该超人十年内丧失生存能力的时候,才能在三人共同协作下再此激活该超人的主体精神备份以便使其复活。

  THSP载体配型:THSP载体的生成要在极为严格监督管理下进行,每个主体最多只能配备两个THSP载体,每个载体最多只能拥有一个主体,严禁每个主体同时拥有3个以上载体(包括3个)和每个载体拥有2个以上主体(包括2个),每个载体要做详细的备案并向THSP研究会及所有的超人公布其载体配型的十分识别标记、图片和信息。

  一切就绪,这一天,参与实验的全体工作人员都汇聚于正安宫的一楼大厅,他们要在实验前进行一个动员大会。江山和姚启明先后做了发言,而杨风则做了激动人心的演讲。

  他说:“我为THSP工程取得如此的成就感到自豪,这首先要谢谢大家的杰出贡献,如今我们就要享受这项人类历史最伟大的成果了,我们理应感到高兴,我相信在我们优秀人才的努力下,THSP的首次实验一定会圆满成功。但是,任何实验都是有一定风险的,如果我们的这次实验没有取得成功,也请大家不要失望和悲伤,要好好的总结经验,一定要将我们的终极事业进行到底!”

  尽管杨风的讲话似乎更多带有鼓舞性的语言,但其中内涵的那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悲催情怀也感动了在场的人,江山、戴洪秀等许多人甚至流下了眼泪。

  杨风在公证人员的陪同下,庄严地签订了有关法律文书,这些文书包括保险协议、财产受益人协议、遗体处理协议等,同时还签署了一个让李兆轩和江山分别临时代理一年董事长的手谕。这些事情都做完了以后,杨风和江山等人一一拥抱告别,随后,便被工作人员带到了长安宫,首先再一次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又由专门的工作人员对他了做了心理抚慰。接着,杨风被注入了适当剂量的麻醉剂,使其处于昏迷状态,随后便被推到A实验室的手术台上,在医护人员的协助下,由实验人员将面板电极插入到杨风脖颈处的脊髓,最后,他们将杨风放到一个圆形的屏蔽器内。

  人类最庄严的神圣时刻终于来临!人们再次将目光集中到A实验室的LED大屏幕,李明圣亲自操作裸脑,当进行双向备份的第一步时,人们屏住了了呼吸。

  实验室传来了第一次报告:“生命体证正常。”

  双向备份第二步……实验室传来了第二次报告:“生命体证正常”,“裸脑超生体刺激正常”

  双向备份第三步……杨风的生命体苏醒,实验室传来了第三次报告:“生命体证正常”,“心理正常”

  双向备份第四步……实验室传来了第四次报告:“生命体征正常”,“裸脑超生体刺激正常”。

  成功了,一个伟大的新物种——超人杨风诞生!实验室传来了经久不息的欢呼声。

  至此,在一批先进人类的卓越努力下,终于基本完成了对宇宙第二次巨变的启动,所有这些,仅仅发生在在终极实业有限公司成立的20年内。历史将铭刻这几个关键时间节点——2028年,超生界诞生;2046年,超生类大量出现;2048年,超人诞生。

  杨风的自我精神被完全置换到裸脑,实验室紧接着展开了一系列的后续活动。首先,将杨风的自我精神备份进行为期10年的严格封闭,设置了最为严密的防火墙并加注了三重密码,由江山、李明圣、李兆轩各掌握一部分密码;其次,将杨风原生命体内的备份全部删除,使之形成人脑信息完全   

“空白”的生命遗体,并将遗体妥为保存以供研究;給杨风的裸脑配备适当的感觉器官和相应的肢体。

  由于在超生类的大量实验中,终极产品研制公司已经形成了十分成熟的感觉器官及肢体研制技术,所以,很快就给杨风的裸脑配备了适当感觉器官和相应肢体。

  A实验室再次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杨风已经“复活”了,而且通过了专家连续对他几天的安全检测和心理测验。

  这一天是新杨风正式出室亮相的日子,终极实业有限公司的所有人齐集于A实验室的一楼大厅里,只见工作人员从大厅的后面缓缓推出一辆小车,上面赫然坐着一个人,远远望去就像杨风本人,只是感觉此时杨风的体态更像一个很健硕的中年人,他微笑着向大家挥舞着手。

   “大家好,我就是杨风,大家看看我长得还像吗?”暮然间,那个杨风开口说话了,依然微笑着,说话瓮声瓮气地,明显是合成音。

大家被当时的场景惊呆了,一时没有缓过神来。

  “真如大梦一场,感觉九死一生一般,但是我终于挺过来了,你们不应该为我祝贺欢呼吗?”杨风见大家没有反映,继续说。

哗——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掌声,大家终于明白过来了,纷纷迎上前去,但走进一看,却发现与杨风原来的神态和肤色有明显的不同,微笑的神情有些僵化,身躯也相对庞大笨重,似乎更像一个严苛的机器人,只是两眼仍然想原来一样地炯炯有神。

  “真的是杨董事长,祝贺你的‘重生’!”

  “ 杨董事长,你感觉还好吗?”

  “杨董事长,我能和你握手吗?”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杨风慢吞吞地说:“很好,现在我虽然感到自己的体内很有异样感,但是却感到轻飘飘的,很舒服。”

  江山拨开人群走向前去激动地地握住杨风的手说:“祝贺你成功变成了超人!也谢谢你,你为人类的进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杨风点点头,眼神里似乎有一些激动的神情,但江山明显地感觉杨风的手坚硬如铁,冷冰冰地没有一点温暖。

  见面会只持续了10分钟,然后,杨风又被推回实验室的内,他还需要进行一个月的调理、观察和维护。

  杨风的重生,让大家享受到了巨大成功所带来的幸福和喜悦,但是也隐藏了一些不安。 目前杨风的心理精神虽然主要还是来自于他作为肉体的意识,但现在他的躯体已经置换成了非生命体,而且他再也不需要吃喝拉撒睡等生命体的生理需求,所有的能量都来自于他身上所携带充电电池,只需要定时充电即可。杨风再不会拥有生命体的所有感受,时间一长,必然会影响到他的心理并发生巨大的变化。另外,由于他躯体的异变,也必然使其在人类中造成一种异类感,同时也会使他产生一种孤独感。为此,江山决定好好和杨风谈谈。

  一个月后,杨风已基本能自如地想一个正常人一样活动了,他已经可以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游走于A实验室的各个地方,江山发现他似乎就像一个从来没有来过的人一样,对这里所有的都感到好奇,不由得开心地笑了。

  “hello!你好啊,老朋友。”江山微笑地向他打招呼。

  杨风依然微笑着,走进了江山的办公室。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现在比以前更好了,我相信你是体会不到的,老朋友。”杨风的嘴唇张合自如,已近接近一个正常人的嘴巴了。

  “这我信,我们现在不同类,你现在应该是高于人类的超人了,我怎么会体会到你现在的心情,但是老朋友,我相信你不会忘记我致力于人类进步事业的豪言吧?”江山严肃地说。

  “怎么可能忘记哪,我之所以做这种尝试正是为了我们的共同目标,但是光我一个人是不够的,你还得物色一些志愿者。另外,我可没有感到自己比人类高多少,只是总有些异样感,但的确感到再无生命体的那种烦恼,我现在真的感到自己很幸福,就像做皇帝的那种感觉。老朋友,你打算什么时候也要变成超人哪?”

  “说真的,看到你,我恨不得马上也像你一样,但是你一年的期限还没有到,以你现在的能力,可能还不能主持终极实业有限公司,等一切就绪后,我会马上和你一样变成超人。”

  “一年的时间太长了,我很想马上投入工作。”杨风说着。突然间,脸上的笑容变成了一副冷峻的面孔,江山大感惊奇。

  这次与杨风的会面,使江山的信心大增,他决定召集李明圣、尤利娅·基列耶夫、沈其忠、坦布尔.斯韦登伯格、戴洪秀等技术骨干讨论下一步的工作。会议正是开始前,大家都异常的兴奋,纷纷发表对未来美好前景的展望,侈谈未来傲宇宇宙的壮观前景,而戴洪秀与尤利娅·基列耶夫在商量着怎么把将来自己的载体设计得更美一些。

  “现在先请大家谈谈对超人‘杨风’的感受。”江山用这句话打断了大家的讨论。

  沈其忠说;“我感觉他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除了躯体以外,他还是那个‘杨风’。”

  “我同意沈主任的看法,我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同,反而发现他更有风度,说真的我有些喜欢上他了哪,呵呵。”尤利娅·基列耶夫笑着说

  坦布尔.斯韦登伯格说:“我觉得可能不那么简答,‘杨风’的心理感受只有他自己知道,由于自己身体的异变,理论上应该会给他自己造成很大的心理负担,比如缺失爱、友情等,时间长了恐怕会造成孤独感,这可能是由于其他作为唯一的异类而造成的,因此。我建议应尽物色志愿者并置换更多的超人。”

  戴洪秀插嘴说;“我注意到一个细节,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有,我似乎从他眼神中看到了一种目空一切的神情,这会不会是因为孤独而造成的心理折射?”

  会议最终形成了三个决议。第一,由A实验室成立一个陪护小组,专门负责针对杨风的躯体健康和心理健康工作,由尤利娅·基列耶夫负责;第二,物色女性志愿者并质变成女性超人,以便创设与杨风耦合的超人类社会环境。

  半年以后,杨风已完全行动自如,心理素质也已经相当成熟稳定,鉴于此,恒远集团以及终极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会决定,让他提前重新担任董事长职位。与此同时,也抓紧了对物色新志愿者的工作,而这次居然是尤利娅·基列耶夫主动请缨。

原来,尤利娅·基列耶夫看到杨风的成功非常羡慕,她也很想通过THSP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中国美少女的形象,而她所具备的条件要比杨风更为合适,于是,她的请求很快就被批准了。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世界城堡银装素裹,在2048年的最后一个月里,尤利娅·基列耶夫真得变成了具有典型东方美女形象的超人女性尤利娅·基列耶夫了。

  尤利娅·基列耶夫的成功给世界城堡带来了富有生气的新气象,也给人类彻底指明了发展方向,这使得人类其它的一切都变得似乎没有价值和意义,而唯有人类终极事业才是人类唯一的归宿。与此同时,世界城堡超人族诞生的消息也很快被人类临界委员会知道了,他们强烈要求介入人类终极事业,终极实业有限公司最终批准了他们的要求,但只是局限于外围的观察。

  超人族诞生的消息迅速传遍了世界,这又引起了人类世界的大动荡。一方面,世界各国各国开始联合起来,一致对中国施压,强烈要求THSP技术共享,并开始准备对中国采取军事行动;另一方面,则极力通过各种途径渗透世界城堡窃取THSP的技术情报,这给中国和世界城堡带了了极大的压力。

  世界城堡也传来了不好的的消息,C实验室的主任坦布尔.斯韦登伯格趁人不备,在一个夜晚只身离开了世界城堡,戴洪秀后立刻将情况告诉了江山。

  “是吗?我早就发现他不对劲,看来他的确就是西方国家安排在世界城堡的眼线,好在他只是在C实验室,损失也不大!先不要管他,估计他也没有带出多少有价值的资料,只是希望你们在以后工作中要特别小心。”

  情势所逼,到了需要好好想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了。压力之下,中国政府和世界城堡召开了联席会议,以尽快商量对策。

  联席会议是在一个极为秘密的状态下进行的,由杨风主持,他在会议上做了主题发言,杨风已与他刚刚诞生时的有明显的不同,言谈举止已经十分敏捷,尤其是话语中已透露出他极高的逻辑思维水平,这与他的裸脑载体有着比人类更高的配置有关系。

  杨风说:“面对目前的局势,如果我们仅仅以常规力量来应对的话,无疑是以卵击石,为此,我觉得有必要采取非常规的手段,这就是要利用我们的THSP技术应对局势。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两个超人,只要把这两个超人的载体进行大幅度的升级改造,就足以应对目前的局势,使世界各国的联合不能轻举妄动。”

  接下来,杨风把他的计划详细地和与会者做了说明……

  两个月后,世界各国的联合开始瓦解,许多国家已撤销了对中国的军事行动准备。据传闻,最近一段时间,西方几个大国里出现了可以在天空中飞行的超人,他们不惧怕武器的袭击,先后毁掉了许多国家的通讯系统中枢,并窃取了几个大国的核按钮,这使得世界各国军事系统几近瘫痪,故对中国的军事施压以变得没有意义。

  消息传到世界城堡后,杨风和尤利娅·基列耶夫相互对视一笑,他们明白自己已经成为了可以真正掌握人类命运的超人了,他们为此而感到自豪,同时也真的开始藐视人类,因为他们不仅成为了人类无法做到的永生人,而且能力上也已远超于与人类。

  又一个春夏之交的早晨,世界城堡的林荫道上,杨柳依依,花团锦簇,和风拂煦,路两边金水河里碧水荡漾,好一派风光美景啊,然而,这一切对正在踱步的杨风和尤利娅·基列耶夫来说显得毫无意义,因为他们以不再是生命体。

  杨风自言自语地税:“人类自古梦长生,中国的秦始皇就是第一个企图从维持主体程序载体长久存在的角度思考死亡问题的人。他曾派徐福东渡企图寻求长生不老的所谓仙丹,以维持自我的永恒并亲身进行了实践。为了将自己的这种特殊存在区别于人类其他个体,他甚至将自我更为名朕。秦始皇对自我的维持无可非议,但受其时技术的限制,他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而其企图通过对单一生命体的维持而不是通过变体来做到主体的永恒的思路更不现实。尽管如此,两千多年的秦始皇对死亡的思考仍然是具有现实意义的,他是第一个企图将主体我质跃为主体朕的人。我在尽管已经进化至自觉的主体程序,但其主体程序仍然是处在自发状态,因而仍然存在很大的局限性,但人类显然是不会满足于此的,他们最终将会通过置换其主体程序载体的途径,将自发的主体程序质跃为后发的主体程序,使主体我质跃为朕。而未来的社会主体就是一个从我在质跃而成的朕在。”

  “尤利娅,我有一个提议,你看好不好?”杨风突然兴奋起来,扭头对“尤利娅·基列耶夫说。

  “好的,你说我听听。”尤利娅·基列耶夫妩媚地一笑。

  “朕是中国古代皇帝对自我的称谓,有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的意味,但我觉得你我才是真正拥有了君临天下的感觉,我们的主体精神我已经不同于生命体的我了,为此,我们需要将我们自己的主体精神区别于人类的我,因此,我们不妨也把对自己的称号改为朕如何?”

  “这个,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现在只有我们两人是超人,一切都由我们说了算。我们现在已完全抛弃了生命体的外衣而超越了一切生命类,其能动性得以大大提高,因而使其心理上获得了傲视生灵的资本而同样有着中国古代皇帝的感受,但古代皇帝的这种感受只是基于浅层次的。由主体我质跃为朕的主体朕与古代皇帝的朕还是有着实质性的不同的:前者是由于主体我的质跃而形成的是真正的朕,而后者则只是基于一种心理上的感受,其实质仍然是自我;前者尽管傲视生灵,但由于已经不需要生命体的资助,因而可以真正做到珍惜生命,而后者则在通过武力征服运用权利涂炭生灵的基础上形成的心理感受,因而蔑视生灵。”

  “好的,那我们以后就自称为朕吧。“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把我们的超人主体存在称之为朕在,或者是朕类,以区别于人类,并把诞生我们超人的今年年定为朕类元年,你看如何?”

  “太好了,我赞成。”

  宇宙演化史上的又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纪元诞生了——朕类纪元元年,公元2048年,这标志着自公元2028年8月3日超生类诞生以来的宇宙第二次巨变已全面展开,宇宙从此进入了朕类主宰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