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新文明 NCICO THSP研究会 战略共同体 终极论坛 关于我们 注册 登录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新文明网 > 精华文章 > 理论 > 人类如不及早进行理念转向将可能毁于一旦


人类如不及早进行理念转向将可能毁于一旦

2016-05-28 01:04:21

  文明社会以来,人类在传统文明理念的道路上已经走过了五千多年,目前这条道路已经发展为以现代科技理念和宗教理念为主导的理念体系。应当说,这条文明之路赋予了人类以强大的力量,使之所取得财富甚至超过了人类以往几百万年的财富总和。然而,基于这条文明的理念体系就一定是正确的吗?事实上,人类理念体系总是在不断变化的,只是由于人们更习惯于传统的思维方式,故在短时间内是看不到根本性变化的,只有当这种细小的理念变化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才会带来理念突变形成认知革命并带来新时代,这就是人类进步的主要源泉所在。人类之所以由原始人进化为文明人,正是基于人类从原始人的那种蒙昧意识形态突变为以文字发明为标志的文明意识形态,而文明社会以来,人类的理念体系也先后经历了萌芽的、古文明、经典等几种文明意识形态的变革。这说明,任何理念体系都会最终走向衰落,且必然会被更加先进的新理念体系所取代。

 

旧文明的现代科技理念体系和宗教陷入衰落性危机

  在目前仍然居于主流的“旧文明”体系中,现代科技理念体系和宗教理念占据主导地位,但是这两种理念体系目前均陷入巨大的衰落性危机中。

在新文明运动中异军突起的的“统一信息论”通过各种事实和推论证明:目前的现代科学理论体系正在发生着与19世纪科学天空所飘过的“两朵乌云”所带来的危机相类似,现代科学的天空将再一次飘浮着两朵乌云,这两朵乌云正是现代科学所完全依赖的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理论。但与前一次物理学危机不同的是,由于这次科学天空飘浮着的是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理论等两种涉及现代科学根本性问题的两朵巨大乌云,这两朵巨大的乌云将可能导致现代科学大厦彻底垮塌(详见《新文明》第二卷,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宗教的情况更加不容乐观。宗教本身就因萌发于原始人的蒙昧意识形态中而早已走向落后和过时,仅仅因为现代科学体系对人类征服自然能力的严重不足,才使得其在超自然信仰中获得一席之地,但这种理念因为毕竟不具备现实意义而缺乏前景。事实上,宗教早已陷入了各种危机中,人类以往的许多战争往往就是基于各种事宗教利益争端,这种争端不仅发生于不同的宗教之间,也发生于统一宗教内部的相互倾轧,导致宗教危机日益严重。另外,宗教也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源头,特别是极端宗教主义更是给人类带来了巨大威胁。

随着时间的推移,旧文明的那种衰落性危机必将进一步向向纵深和全方位发展,将导致更大的人为的内在矛盾和混乱,人类长期存在的各种战争、经济危机、人文价值和意义失范以及科技所带来日趋严重的巨大负面作用,都在昭示这种危机的日益严重性。

 

旧文明无法应对各种毁灭性灾变

  由于偶发性危机始终伴随着具有脆弱生命体的人类,人类因此而在每一时刻都存在被毁灭性灾变毁灭的可能性,正因如此,人类诞生以来总是充满对不确定性安全问题的忧虑,文明社会以来也始终伴随着世界末日论的传言,而许多科学家或是专家也都不断会提出地球会毁灭的预言。英国宇宙学家学家马丁里在他即将出版的新书《最后的世纪》中预言,地球在未来200年内将面临十大迫在眉睫的灾难,人类能够幸免的机会只有50%此外,还有众多的灾变理论也在支持人类走向毁灭的可能性,而即便这些观点也仅仅是基于人类现有的认知水平所发现的显性毁灭性灾变,毁灭性灾变何止这些?由于人类目前的认知水平还远不能对宇宙有根本性的认知,故理论上还应该存在大量的人类目前所不能认知的隐性灾变,而这些隐性灾变中不乏有许多随时爆发的毁灭性灾变。

  现在摆在人类面前的尖锐问题是:面对这些灾变,我们该怎么办?是通过现代科技解决应对吗?但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以人类现代科技水平,如果应对一般性的灾难还是勉强可以的,但当这些毁灭性灾变来临时,现代科技的拯救力度就远远不够了,等待人类的只能坐以待毙!依靠宗教上所信仰的“主宰”吗?事实上,宗教所信仰的“神”、“主”、“佛”等只能存在于宗教徒者的精神信仰中,连他们自己也认为“信则有不信则无”,面对灾变,他们所能做的除了念经和祷告,活灵活现地告诫人们“赶紧‘信主’‘信神’吧,他们会保护你们的”以外,其余的则什么也做不了。

  由此可见,仅仅依靠以现代科技和宗教为主导的旧文明力量,是无法从根本上对抗毁灭性灾变的,他们只能是无可奈何地消极应对,原因主要在于以往人类往往受观念固化思维方式的影响而不能跳出自身的局限性去思考问题,结果往往会在问题来临时,只会考虑如何进行外来的应对而不能从解决自身的问题着手,这就只能导致人类的危机意识不断加强和危机来临时无所适从。

 

新理念体系的诞生

  人类文明具有时代适应性和领先更替性,即一种文明只能适用于一个时代的发展,随着时代的推进,新的更先进的将替代旧的落后的文明。如:古代文明(农业文明)先后有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古中国文明、古希腊文明,它们在整个古代时期,先后进行不断的文明更替并“各领风骚数百年”,但当发轫于西欧的现代科技文明诞生后,这些古代文明都就显得陈旧落后了,而很快被后起的现代科技文明(工业文明)所代替。不过基于同样的道理,发轫于西欧的现代科技文明也不是永恒的,它必然会被新的更加先进的文明所代替,而根据各种情况分析看,这个新的文明形式已经具备了产生的条件和时代背景,这就是适用于作为新时代的信息时代的最新最先进的新式文明,我们可称之为“新文明”。

  新文明是指计算机和互联网诞生以来,人类以“虚拟信息”为主要思维媒介所创造的文明形态。相对而言,“新文明”以前的所有文明可称之为“旧文明”,是指人类文字发明以后的文明,也可称之为“文字文明”。 “旧文明”时代的文字主要是通过对颜料、笔、竹简、树皮、纸张、雕版等实物的操作而形成的,故可称之为实物文字,由于此时作为抽象一般符合的文字浓缩了大量的信息,这使得以文字为媒介的人类形式思维的效率大大提高了,人类因此而被赋予了巨大的智慧,故使人类获得了强大的能力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明。世界上最早的文字是楔形文字,是约公元前3000年左右由两河流域苏美尔人所创造,故由文字发明算起,人类的“旧文明”已经有五千多年的历史了。由于“现代科技文明”整体上仍然是基于实物文字的思维运作取得的,属于“旧文明”的最后形态,故“旧文明”包括古代时期的“古文明”和近代以来“现代科技文明”等两种文明形态。

  新文明的诞生是基于一系列不断成熟的新文明理念,因此新文明诞生后,新文明理念体系也将逐步建立。新文明诞生意味着新文明理念体系必将取代旧文明理念体系,并登上主导人类认知的历史舞台。

 

应对各种社会危机和毁灭性灾变的唯一出路只能是新文明

  社会危机只能来自于自身的社会机体,旧文明的社会危机主要是基于其体系的衰变和落后,这种危机是无法自身治愈的,固守其中只能越陷越深,唯一的出路就是华丽转身,进行全面彻底的新理念转向,从旧文明全面转向新文明,构建全新的认知方式及新的理念体系。基于此,人类方可彻底摆脱旧文明的危机。

  新文明认为,人类之所以面对灾变如此脆弱不堪一击,根本原因在于其作为承载人类自我精神载体的生命体有太多的局限性而太过脆弱,使其在环境稍微有所变化的情况下就无法生存,但如果能够彻底解决承载人类自我精神的载体问题而使其彻底摆脱生命体的脆弱性问题的话,那么,基于生命体局限性的一切危机问题将会彻底解决。因此,应对毁灭性灾变应该从彻底解决自身生命体的脆弱性问题入手,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出路只能是通过技术工程将人类自我精神置换到可以适应于任何环境的非生命体上去,这就是作为新文明核心事业的THSP工程。基于THSP工程的人类终极事业是宇宙演化出生命体35亿年以来的最大巨变,人类以此可以摆脱由于生命体的局限性而带来的诸多痛苦与烦恼,而社会主体的非生物特性摆脱了以生物为食的依赖性的同时也彻底解决了人类无法解决的环境危机,真正实现了可生存于任何环境并自由翱翔宇宙和根本性征服大自然的梦想,将能够极大程度地避免因各种已知和未知的威胁而导致人类和文明的毁灭悲剧。THSP工程完成后,未来的社会主体将会在更为高级的社会形态上创造更高尚的生存价值和更加意义丰富的社会意义,此时的社会意义必将更加丰富而社会生活更加幸福。

  灾变分为一般性灾变和毁灭性灾变,为此人类也应该有层次地区别应对。前者属于现代科技所能够力所能及的层面,可通过现代科技手段进行解决;而后者则只能属于新文明的终极事业,可通过推进人类自我置换技术、完全能源技术、自由航天技术、物质织造技术、微观视角技术、即时通讯技术等极限技术工程研发加以解决。与以往人类面对毁灭性灾变的消极态度相比较,新文明所给出的明显是一条具有积极意义的极具前景的道路。不过,走这条路显然是为现代科学体系所无法胜任的,因为现代科学体系是基于大工业时代产生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其整体体系只能适用于大工业以来的现代社会,但如今人类已经来到了新文明时代。新文明时代要求更加先进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与之相适应,这就需要我们超越现代科学体系的视角和理论思维水平,需要有站在时代前沿的具有新文明觉悟的人,需要不畏一切艰难险阻的大无畏勇气和决心,也只有这样的新文明人才能真正推动人类终极事业,才能够完成具有终极性意义的极限技术研发。

—————————————————————

  以上分析表明,人类目前所依靠的旧文明理念和认知方式已经严重滞后于时代,人类需要尽快从旧文明体系转向新文明体系,构建彻底超越以往的全新认知方式和理念体系,唯有此,才能彻底摆脱人类生命体的局限性,才能根本性应对各种灾变,才能摆脱来自于旧文明的日益严峻的各种危机,才能加快人类进步和征服大自然的步伐。顽固地继续死抱着旧文明的那种不合时宜的认知方式和理念体系,随着时间的推移所带来的毁灭性灾变概率加大,届时不仅各种自然灾害会随时将人类毁于一旦,即便旧文明自身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危机,也有可能导致人类在不自觉中自行启动人类走向自我毁灭的进程。

  新文明已在向人类招手示意,并极力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呼吁,然则在新文明推行的过程中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那些旧文明体系中的权威和既得利益者、习惯于传统思维的顽固腐朽科技工作者,还有一些专门会讽刺挖苦新生事物的小人、蠢笨如猪牛却自以为是的头脑简单人士,对新文明极尽各种歪曲、打压、诽谤之事能,妄图把还处在萌芽状态的新文明扼杀于摇篮中。历史将证明,他们都是些只在意眼前利益的鼠目寸光之人,他们不能意识到新文明将可能带来的最高利益,更没有意识到新文明才是拯救人类唯一出路。

  新文明人是时代真正英雄豪杰和新时代弄潮儿,而真正英杰的生命内涵性命和使命等两个部分,新文明的真谛不仅仅为了性命的永存,更赋有担负为人类谋取最高利益和拯救人类的使命,那种眼中只有性命没有使命的人不配做新文明人。智慧的启迪和善意的劝诫,许多目光如炬的有识之士已经逐渐形成了新文明的潜在力量,他们不仅来有来自于国内外的贤达,也有许多默默耕耘的小人物,他们都在一如既往地支持新文明并逐渐形成一种不可逆转的新时代潮流,这儿对他们的支持表示崇高的敬意!

  在此向人类提出第一次警告:未雨绸缪,如不及早进行新理念转向,当毁灭性灾变危机来临时一切晚矣!而这次灾变危机或可不再象6500万前年小行星撞击地球后尚能留下部分生物那么幸运了!

 

New Civilizatio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