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新文明 NCICO THSP研究会 战略共同体 终极论坛 关于我们 注册 登录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新文明网 > 精华文章 > 理论 > 21世纪国际终极大趋势


21世纪国际终极大趋势

2016-07-26 07:03:57

  生命界演化总能呈现渐进性加快的节奏,近五千年以来,由于文明的强大助推力而使人类社会发展节奏的进一步加快,这符合宇宙正向演化的规律,但工业社会以来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的社会发展速度异常迅猛,以至于用几何级数或浪潮也难以形容,这说明人类社会发展已进入了超常快节奏阶段了,就像大地震前夕的小震频率突然加快一样,意味着在生命界将可能发生巨变!

  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复杂局面,唯有充分考虑宇宙之正向演化趋向、生命界之进化态势、人类之现阶段的发展现状,具备站在时代前沿的较高认知水平且能对上述三个方面有彻底性根本认知,才能对21世纪之国际大趋势有正确的判断。江火认为,以本世纪中期为界,21世纪前后将产生如下涵盖人文社会、技术工程、宗教等人类基本层面在内的5个方面终极大趋势。

 

中美欧全面合作成为前半个世纪的主基调

  真正残酷的竞争只会发生于严重依赖于资源的物种,但文明人尤其是当代先进群体有所不同,因为他们已经发达到可以不断创造新资源的水平,粮食不够吃可以通过改良提高产量,水资源不够可以从海水淡化,能源不够可以采取太阳能、核能、风能、水力发电等方式。因此,当代人先进群体之间竞争不具备实质性,他们已经完全认识到战争等残酷竞争方式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利益损失和灾难,同时也越来越认知到只有合作才会带来更实质的利益价值。

  全球化使得任何群体已完全无法脱离人类整体,日益加重的各种社会危机和自然灾害危机需要全球全面合作才能应对,人类唯有全面合作才能获取更好的生存环境和安全感。不过,合作各方需要对等性才有高效性,中美欧全面合作将会带来三驾车的轻骑高效,故21世纪的合作主要体现在中美欧等发达区域,而联合国已如老牛拉破车一样不堪重负,所谓的世界政府等既没有实际价值意义也是一种幻想,中美欧以外的其他地区更多则是体现在协作意义上。

  江火如是说:21世纪中期前,中美欧全面合作成为主基调。

 

局部冲突频仍但逐渐走向式微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会改变世界格局,但在崛起初期将会引起其他传统发达地区的打压遏制,这势必会导致局部地区的冲突与摩擦,其中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就是中日战争和台湾独立,中国也将可能会进行政治多元化改革,但并不影响中国的大国地位,江火对此有相关方面的预见(参阅下图)。但无论怎样,中国最终将以其深厚的发展底蕴取得与美欧势均力敌、并驾齐驱的均衡态势,且最终与美欧一起主导世界的和平发展。

中美欧合作的一骑绝尘,将全面主导对前半个世纪的世界发展,而由于非洲、中东、南美等世界其他相对落后的地区对天然资源的依赖仍然非常严重,加之传统社会问题的制约,这将使得这些地区会逐渐被边缘化并仍有持续不断的对立和冲突,但由于中美欧对和平的主导,以及后来新文明的兴起,局部冲突终将逐渐式微。

  江火如是说:21世纪中期前,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美欧合力主导世界的和平态势,局部冲突频仍但会逐渐走向式微

 

生命界将发生终极突变

  宇宙是不断从低级到高级进行正向演化的,而生命界发展至21世纪后,作为生命界进化之最高水平的人类的外在生命载体已经无法满足其内在精神程序演化的需要,生命界将在21世纪中期突破生命界进化的关节点,而形成生命界进化35亿年之最伟大的变革。生命界必将质跃突变并外化出超越生命的更为高级的新世界——超生界,超生类和第三界同时诞生,宇宙将第一次出现物质界、生命界、超生界之三足并立的局面,人类之全面超越所有以往旧文明的新文明将全面展开,宇宙之第二次巨变启动。

  江火如是说:21世纪中叶前夕,超生类诞生,宇宙开启第二次巨变。

 

新文明异军突起并取代中美欧的主导地位

  新文明是执行超越生命界突变和启动宇宙第二次巨变的现实力量,而根据各种情况分析看,这个新的文明已经具备了产生的条件和时代背景(参阅《新文明》)。新文明孕育于东西文明的深度交融,21世纪初萌生于一些极具自觉超前认知和先锋前沿意识的时代新人的理念中,并在这些时代新人的努力助推下得以逐渐成长发展。新文明虽然与先辈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新文明是人类的终极文明,是人类完全超越旧文明的横断文明,其必然要彻底颠覆包括现代科技文明在内的旧文明认知方式的统治地位,最终终结或融合中美欧的主导地位。

江火如是说:21世纪中叶后,新文明将成为主导人类发展的绝对力量,中美欧主导地位将被终结或被融合到新文明。

 

宗教将逐渐融合于新文明

  宗教产生的主要客观现实原因就是因为人类的现实力量无法获得最高生存利益和终极安全有效出路,但人类毕竟还都是一些非常现实的动物,当新文明能够真正从现实层面彻底战胜“死亡”而根本性实现人类对永生和安全的终极性需求时,当新文明的THSP工程彻底克服了生命体的生老病死规律的缺陷的时候,当新文明甚至能够保障他们各种实实在在的各种幸福自由的时候,当新文明已经完全可以从现实层面承担那些“上帝”、“神”只能从虚幻层面上所许诺的各种责任的时候,人们将会逐渐放弃那些本就是通过幻想编制的虚幻、而现实根本无从证实的所谓“天国”、“来世”的信仰。

  宇宙发展浩浩汤汤,人类必然会走向越来越文明的未来,我们相信当一种文明非常合理非常有益于人类发展的时候,即便是曾经顽固的各种宗教势力也必然会附之以支持和拥护的,毕竟宗教的宗旨也是为了人类的美好的未来。因此,随着强大新文明的不断兴起,在宗教的衰亡成为必然的情况下,我们有理由认为宗教会采取一种更为开明的方式,以一种不是被否定的方式自然溶于新文明的滚滚洪流中。

  江火如是说:21世纪中叶后,宗教将逐渐融合于新文明,恐怖主义渐行销声匿迹。

 

  利益法则是判断人类走向的标准杠杆,由于生命界突变将带来无可置疑的无上最高生存利益,因此唯一能够启动这一宇宙巨变的新文明必将主宰21世纪的终极趋势,21世纪之所有的世界大趋势将围绕此终极巨变全面展开,如此而产生21世纪之国际终极大趋势。这是判断21世纪走向的主要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