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新文明 NCICO THSP研究会 战略共同体 终极论坛 关于我们 注册 登录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新文明网 > 精华文章 > 理论 > 新文明THSP工程——无限定延续人类自我生存期的唯一现实性出路


新文明THSP工程——无限定延续人类自我生存期的唯一现实性出路

2019-08-24 01:03:16

人类是唯一具有意识目的性的动物,人类因此而对死亡形成了特别恐惧而又敬畏的意义,这驱使他们不断为无限延长生命存续而奋斗,但结果却因无法克服生命体的局限性而屡遭失败,其根本原因就是生命躯体之生老病死规律的制约。生物之生老病死规律本身是无法克服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当然首先需要正视这一永恒规律,但是那些一直想追求长生永生的人却一直在违背这个规律,这就不可避免地导致无一例外的失败了。新文明以降,我们终于找到了克服这个问题的有效途径。

 

一、理想状态下的生物人极限寿命最多不超过175岁

生物人的寿命有极限吗?研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科学家们为此设定了几种最为的理想状态,以求出人类最大寿命极限,结果发现:即便在最为理想的状态下,人类的寿命也不可能突破175岁。

(1)巴风系数计算法。英国的一位生物学家巴风在进行了大量针对性的研究后,根据哺乳动物的平均的寿命和生长周期,推算出了巴风系数,即动物的生长周期和平均最大寿命的之间的比例,这种比例在野生动物中普遍存在,特别是哺乳动物,所以在人类身上也应该有一定的可能性,动物寿命普遍可以达到生长周期的5-7倍,比如狗生长期2年,寿命可以达到十到十五年,猫咪就要短一些,1年半,它们的平均寿命在八至十年。由此可以推断,人类理想化的寿命大约在一百至一百七十五岁。

(2)海弗里克上限。老年学专家莱纳得· 海弗里用人类表皮细胞作为实验对象,让表皮细胞自然的分裂,直到铺满培养皿,再把一部分细胞移植到另外一个培养皿中,观察细胞分裂的上限,大约在50次后,细胞就停止了分裂,这也证明人类细胞的分裂次数是有限的,这个上限就被称为海弗里克上限。另外,端粒是存在于人类DNA上的一段生物酶,在每次分裂后就会减少,这意味人体终会有衰老的一天,即便将来或许在科技的帮助下可以延长,但是也不能阻止细胞和DNA分裂停止,人体细胞的分裂周期为2.4年,结合上面的50次分裂极限,可以推断人类大约的寿命在120岁左右。

(3)生命周期算法。俄罗斯科学家穆尔斯基提出了一个不同于上面两种的观点,但是得到的结果却大同小异,他认为人类的生命周期有确切的时间——15.15的倍数。以人类诞生周期和妊娠天数266天为基础乘以15.15得到的时间大约等于一个孩子从出生再到11岁,而11岁正是一个人一生中身体最脆弱的时间,因为儿童时期结束,青春期尚未到来,在11岁乘以15.15就等于167年。

三种算法得到的人类极限寿命都在110岁到175岁之间,而这还是在绝对理想的状态下(就像绝对“真空”和绝对温度),但绝对理想状态是不可能出现,故人的寿命应该更低。事实上,有记录的长寿老人的寿命也最多也不过在130岁左右,这其实才是现实人能达到的最高寿命极限。三种算法应该是我们所见到的最合理算法,这充分明白无误地说明:即便在最理想的状态下,无论人类如何进行生物方面的优化或技术改进,只要人类还是个生物,则基本上可以笃定了人类的极限寿命最多不会超过175岁,但现实中所有人在90岁左右的时候就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所以即便有人活到175岁,除了数字外,也没有什么太大生活意义了。

 

二、生物技术、冷冻复活、现代科技版的意识上传等同样无法实现永生

追求主体自我安存是任何生物的本性,永生因此而成为了人类亘古以来永恒不变的终极追求,然而基于生命体生老病死规律的不可逆转性,理性的人类逐渐明白这只能是一种空想,于是许多人转而求其次,开始企图通过宗教和神秘主义等形而上的方式,让人们通过虚幻的方式来满足自己对永生的精神需求,这也是宗教和神秘主义在昌明的当今仍然能兴盛不衰的主要原因,但其实这种现象的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人类对死亡的无奈。不过,随着近现代以来的科技革命的飞速发展,尤其是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突飞猛进,人们又点燃了追求永生的希望,以为通过现代科技手段最终能够实现永生,这种希望目前主要归结为三种类型,但下面的分析表明:这三种类型事实上仍然无法实现永生。

 

1  生物技术不能解决生命体生老病死的局限性问题

生物技术对于目前主要体现在基因修复技术、干细胞技术、纳米技术、抗衰老技术等方面,这一系列的技术看起来非常迅猛,但其实与永生并没有直接关系。

基因修复技术在最近40年来一直是治疗基因缺陷遗传性疾病的手段之一,但近日有科学家提出,这种基因修复技术技术可以令人类得到永生。最近,美国奇点大学生物技术和信息学项目负责人Raymond McCauley称,随着基因修复技术的研究,将有望让人类获得永生。他表示,随着生命的衰老,我们的DNA会开始出错,而基因修复技术的研究,可以保护我们免受环境的各种影响,从而开始自我修复,以保持健康和容颜。目前科学家已能在体外以干细胞为种子培育一些组织器官,来替代病变或衰老的组织器官。纳米技术方面,美国科学家不久前就声称已发明出了第一代“纳米虫”,且多次成功地在动物身上进行过实验,据说可以利用“纳米虫”发现并消灭血液中的癌细胞,预计25年后,科学家将研制出比第一代“纳米虫”功能强大10亿倍的类似装置,用来进一步加快人类寿命增长的速度,以为通过纳米技术和基因重新编码的结合,有可能让人体实现自主进化,届时的人类寿命将有望达到数百年。此外,干细胞技术和抗衰老技术也被看做是人类在掌握基因技术和纳米技术之前对于长生的一个过渡技术。

生物技术有可能对延长人类的寿命有一定程度的助益,但根本问题在于:所有这些研究仍然是基于生命体基础上,而无论这些技术如何发达,只要不能褪去生命体的外衣,那么其仍然不能克服基于生命体的生老病死规律的局限性,即无法实现永生。

 

2  冷冻复活技术不合基本逻辑

冷冻复活观念的根本错误就在于,没有考虑自我精神问题,把生命体(身体)与自我精神等同于一体,混为一谈,以为身体复活了,自我精神就复活。此为大谬,基本原因在于他们不了解主体自我精神与身体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存在,生命体是物质实体存在,而精神是非物质实体存在,他们只有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才能呈现生命活力。人类身体与自我精神的关系就与同电脑与软件程序的关系一样,电脑只有完全正常的情况下,才能承载软件程序,但当电脑损害后,由于其承载精神的结构已被完全破坏,软件程序是不可能还寄存于电脑上的。人更是如此,因为人类的精神是最为高级的主体程序,他对载体的要求更是苛刻得多,他需要在严格的36.5左右的常温下才能正常运转,且承载其主体精神的身体必须极为精密高级,如果没有这条件,哪怕是只有微小的变化,人的主体精神也不能正常运转,这也就是恒温动物之所以恒温的原因,同时也是目前为之发现的所有其他星球都没有生命迹象的原因。

人之所以感觉到我之为我,主要是由于人们自我精神的存在,如果没有自我精神也也就意味自我的消亡,因此是否死亡应该以自我精神是否存在为主要标志,而不能以身体是否安好为标志,也不能以身体的一些其他生命特征是否存在为标志,正因如此,许多国家已经越来越使用脑死亡作为死亡的标准,其实也就是以自我精神是否存在作为判断死亡与否的标准,由此而把植物人等排除在生命主体之外,本文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科学的规定。根据死亡的这个定义,复活也应该以自我精神的再现为标志,而不能以身体冷冻复苏为标志,因为如果自我精神已经消散或转移,无论冷冻技术怎样高级合理,也无法唤醒自我精神再现了,更何况冷冻的身体已经不可能在承载任何主体精神。

生命死亡后其主体精神已经消散或转移,此时冷冻已没有任何意义。人类死亡后,由于其身体特别是大脑已经被破坏,使其完全不具备承载任何精神的可能,其主要的高级主体程序精神已经消散或转移(人死亡后,从身体和眼神就发现没有任何精气神了,或者是常言说的魂飞魄散了),只可能还剩下一部分还具有活力的细胞维持几天的生命,此时的躯体已经失去自我精神,通俗地说就是失去了灵魂了,此时的身体只不过是没有任何精神的一惧空壳而已,这样的躯体被冷冻已没意义,因其早已经失去了自我精神,即便冷冻后能够使躯体所有的细胞苏醒,最多也只能像没精神的植物人一样,又怎么可能自我复活?除非冷冻时能够保住自我精神不逸出不消散,但由于死亡时的身体结构(特别是大脑)已经被破坏,而冷冻时温度已经达到零下几十度甚至几百度,远远低于人类精神的适宜温度,这样的温度是不可能还能承载自我精神。某些动物被冷冻后复苏的现象只是动物的假死本能使然,据说有些人做实验,可以将鱼冷冻几分钟后放到水里又复活,其实这只是一种假死现象,而并非真正复活。自然界类似的现象就有很多,有动物似乎看起来被冻僵,而冬季过后又苏醒,但这种情况的前提条件是假死,即假死后还必须基本维持其基本生存的条件,即其身体和周围环境还具有提供其维持自我精神运作的基本能量,以供其生存。如,北极圈的有些哺乳动物就有这种现象,由于长期低温的环境,他们已经具有了长时间不被冻死的能力,能在一个冬季内被长时间冻僵后仍能生存,但前提条件还是他们体内保持恒温。某些低等动物冷冻后又出现生命迹象,这只是出于动物的特殊功能,由于物竞天择的规律,许多低级生物具有在极端条件下的生存能力,但正是由于低级,他们只能拥有刺激反映的基本功能,而这些基本功能甚至在没有大脑支配的情况下也能体现出来,如在厨房宰杀鱼后,我们发现已经没有内脏的鱼还能够长时间摆尾。

冷冻技术会严重破坏身体结构。无论冷冻技术如何完善,也不能克服热胀冷缩的物理现象,不能克服水结冰时的膨胀现象。而人体内大部分是水分,当人体温度急剧降低时,必然会对身体产生很大的破坏影响,特别是由于大脑具有高度复杂性和敏感性,冷冻时的任何一点小小的变化都会对大脑造成后果十分严重的破坏,除非把大脑中的每个神经都包裹起来,并把水抽干,但这样一来,没有水的大脑将会很快死亡。因此,冷冻技术将陷入一种自相矛盾的境地,而这个境地是无法克服的,因为这是违背起码的物理常识。有人说,瞬间冷冻会出现特殊结晶体而不会膨胀,比如鱼瞬间冷冻到-30度时就会变成特殊结晶态而不僵硬。但问题在于:即使变成了特殊结晶体也肯定改变生命体原有的结构形态,僵硬的生命体也绝非原来的生命体,而大脑却更是容不得半点结构和形态改变的。

人类长生只能在适宜于人类自我精神的常温下,通过遵循自然规律进行自然性运作,才能取得合理圆满的成功,而绝不能通过急速冷冻等硬性粗暴的方式,因为这将完全破坏了生命体的自然性,从而摧毁了生命体和承载其上的自我精神。如此一来,冷冻技术不仅不能维持人类自我精神的生存,反而会成为扼杀人类自我精神的凶手,这是违背自然规律所必然得到的严重后果。退一步讲,即便假设冷冻人体可以复活,那么,复活后的人体仍然不过是不能摆脱生老病死规律局限性的生命体而已,还是免不了死亡的命运,更谈不上永生。

 

3  现代科技无法实现意识上传

对于THSP工程所提出在生命体上无法实现“长生不死”这一观点,国内外许多有识之士也意识到了,比如俄罗斯2045计划、 “阿凡达”计划、蓝脑计划、美国奇点大学。这些研究机构看起来很唬人,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他们仍然不过是人工智能的翻版,其理论依托完全是还是那种落后的科学理论,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科学猜想,以为只要通过计算机技术研制高级复杂的电脑(人工大脑),然后再进行意识上传就可以实现永生。这种想法与新文明国际合作组织提出的THSP工程似乎有相似之处,但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大相径庭,因为他们热忱的理念仍然不过是局限于云端技术、数字化技术、脑机接口技术等传统的现代科技而已,但完全忽视了温软的生命体和冰冷的计算机具有质料上不同的这一根本问题,完全没有搞明白“最简单的细胞也远远超越最为复杂的计算机”的根本道理。另外,生命体和电脑虽然有程序方面的共性,但生命体的主体程序要比目前人类所有电脑的程序要复杂许多,而生命体的工作电压也要比电脑的工作电压不在一个量级,等等。这些问题都是解决永生最为关键最核心的问题,在人类还没有搞清楚并解决这些问题之前,盲目进行意识上传无异于痴人说梦,而这些问题却是根本无法通过现代科技体系加以解决的。

人工智能不过是人类的研制设想而已,人工智能是无论如何也超过不了研制者本身的,人工智能研究很可能是被误导的一个死胡同,一个根本原因在于:生命体具有宇宙演化一百多亿年了所形成的主体性,而这个主体性是人人工智能所无法实现的,最简单的生命体细胞也远远超越最复杂的计算机。以人工智能方式实现永生只是他们从科技角度上提出了简单的设想和口号,而其指导理论仍然是即将过时的现代科学理论,而方法和渠道不过是想当然而已,这将远远逊色于THSP工程。

意识上传首先是新文明人提出来的,现代科学似乎也想在这方面分一笔羹,生物技术似乎给人类永生带来一线希望。不过,由于现代科学从一开始就建立在局限性很大的基础理论之上,而其实践上不断地被证伪也有可能最终将现代科学体系逼到彻底垮塌的地步,对此,作为一种全面先进的全新认知方式的新文明已经从各个方面对现代科学体系完成了彻底颠覆。因此,依靠这样一种已经漏洞百出的现代科学是根本不可能通过意识上传等方式实现无限定延续人类生存期的愿望了。

 

三、人类无限延续生存期的唯一希望在于新文明

新文明所提倡人类终极事业之所以是人类通向永生的唯一现实性,根本原因在于不仅仅在于提出了完全性系统合理的方案,更重要的则是在于其构建了完全超越整个现代科技体系在的先进认识方式和知识形态,开创了超越包括现代科技文明在内的所有以往旧文明的新文明意识形态,即新文明理论。这一点最为关键,因为作为一种落后于时代的认知体系,现代科学体系根本不具备实现“永生”、远征宇宙的现实可能性,或者说现代科学体系不是个可以解决这些终极性问题的认知体系,实现这些终极梦想必须首先要彻底完成对现代科学体系的超越和颠覆,并建立一种全面超越现代科学体系的最先进前沿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才行,这就是新文明。

新文明认为,THSP工程是人类史上最为巨大的工程,也是35亿年前宇宙演化产生的生命体向更为高级的非(超)生命体的巨大过渡,这个过渡是宇宙诞生以来的第二次巨变,这样一个工程远远超越了人类史上任何一项巨大的发明和创造,具有宇宙演化史上的决定性意义。很显然,缔造这样一个如此巨大的工程,是不能仅仅站在现代科学理论的角度上去思考研究这个问题,甚至也不能仅仅站在人类的角度上审视这个问题,而是要站在超越具有35亿年演化史的生命整体上去认真面对。当你站在这样一个角度上去思考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人类永生绝非现代科学体系所能完成,要想完成可以根本解决永生的THSP工程等人类终极事业,就必须创建超越整个现代科学理论的最先进理论作依托。因为现代科学不过是人类近几百年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而人类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是不断更进代替的,人类终极事业需要对以往人类所有认知方式进行彻底全面的超越和巨大的理念更进,以形成最前沿最先进的先进理论体系,即新文明理论。

THSP工程符合宇宙演化的必然趋势,具有必然性。宇宙诞生138亿年来一直都遵循一种由简单到复杂的正向演化规律,而不是相反,目前的宇宙已经演化出最为高级复杂的人类,但生命界从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长久主导生命界,同样的道理,人类也不可能是宇宙演化的顶点,否则,就违背了宇宙演化规律。人类的主导地位必将被一种更加高级的物种所代替,这就是通过THSP工程而诞生的超越整个生命界的超生命体——朕类超人。人类的质跃是宇宙演化的必然趋势,宇宙将最终会演化出非生命主体。

THSP工程尊重了生命体的生老病死规律,具有合理性。生命体的生老病死规律是生命体的永恒法则,在生命体上是不可能实现永生的,THSP工程是在完全尊重这个规律的基础上提出的。THSP理念意识到,人类的自我精神才是自我的主体,提出了主体程序的理念,认为精神的实质就是主体程序,而 THSP技术则是通过程序转移的方式将人类的自我主体精神置换到非生命体的载体上去,这既尊重了生命体的生老病死规律,又根本性地实现了实现永生。THSP的这个理念不仅揭秘了人类从来没有揭示的精神秘密,还提出了根本性实现自我精神恒生的合理性途径。

THSP工程架构逐渐成熟,新文明终极事业文化不断积累深厚,终将引导人类进入质变状态。THSP工程目前依托完全不同于现代科技体系的统一信息论等新文明认知方式,通过逻辑事实对技术工程进行了调理清晰的分析,提出了切实可行的主体程序实验方案,对从简单细胞开始一直到复杂生命体的每一个实验步骤都进行了详实的分析,确立了THSP长生工程和THSP永生工程等前后相继的基本战略,并付诸实施直至人类自我置换技术的最终完全性实现。THSP工程显然会导致终极事业,但出于对人类的一种十分负责的态度,新文明人在已经基本掌握THSP工程要件的情况下,并不急于永生工程的简单推进,而是首先着力于塑造人类终极事业的人文价值和意义,构建全新文明意识形态,以对THSP后所引发的巨大社会变革有充分的认知和预案,从而为人类向未来社会的质跃做好全面的铺垫,这完全是出于对人类演进的极为负责的态度。

“永生”是一种传统的说法,具有笼统而不清晰的缺陷。事实上,由于生命体生老病死规律的制约,作为生物学上的人类是永远不可能永生的,能够实现永生的只能是自我精神,因为自我精神可以通过不断更换承载自我精神的躯体而使其永生。为此,在这儿特别用“无限定延续人类自我生存期”这个学术概念(学名)代称“永生”。“无限定延续人类自我生存期”是理论上相对概念,主要是指人类自我精神具备了可以永生的基础,但即便实现THSP工程且能够随意更换精神载体后,也不能保证自我精神的永恒不死,因为任何包括精神载体在内的物质都会因暴露形迹于外而无法做到绝对安全。未来的超生类(朕类)社会主体仍然需要在追求绝对永生和不断拓展宇宙生存空间中进行无限奋斗,这也就赋予未来社会更加丰富多样的生存意义和价值。

重要事说三遍。“无限定延续人类自我生存期”的唯一希望只能寄托于新文明之THSP工程,再无其他可能途径……“无限定延续人类自我生存期”的唯一希望只能寄托于新文明之THSP工程,再无其他可能途径……“无限定延续人类自我生存期”的唯一希望只能寄托在新文明之THSP工程,再无其他可能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