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新文明 NCICO THSP研究会 战略共同体 终极论坛 关于我们 注册 登录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新文明网 > 精华文章 > 理论 > “永生计划”最早由中国学者提出&独领世界风骚


“永生计划”最早由中国学者提出&独领世界风骚

2020-04-11 01:20:42

永生计划是一项以永生为目标的高科技研究计划,该计划最早源出于中国学者王江火在其2010年出版的《在之演化》一书中对未来社会所设想的人类自我置换技术(参阅该书第四卷第一章《朕在》)。人类自我置换技术英文缩写为THSP,因此该技术又称之为THSP工程。THSP工程,又称之为意识上传技术,是指通过一定的技术方式,将人体中规定自我的所有信息进行整体转移,以实现将人类自我精神置换到新载体的技术工程。THSP工程包括THSP长生工程和永生工程两个阶段。

而作为单纯的“永生计划”的THSP理念,其实早在新千年之初就已经形成,并已在海内外进行广泛的传播。而俄罗斯的“2045计划”、美国的“阿凡达计划” 、蓝脑计划、美国奇点大学等等只是约十年后才提出了类似的理念,然而他们的理念仅仅是基于传统的信息理论及信息技术基础上的,主要是企图通过计算机数字技术予以实现意识上传,其相关理念相对简单粗陋落后。企图通过这种相对新文明已经完全落后的传统现代科学来实现他们的所谓永生,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是完全不可能的!这与江火先生的新文明理念明显不同且落后很多。

目前,无论就理论研究还是技术架构等方面,NCICO在意识上传方面的研究方面均居绝对的世界领先水平。不过,主流媒体大部分却认为是俄罗斯媒体大亨德米特里·伊茨科夫在2012年首先提出的,这可能与其媒体大亨的经济实力和媒体影响力有关。在2012年3月在莫斯科举行的全球未来2045年国际会议上,俄罗斯媒体大亨德米特里·伊茨科夫提出了“2045计划”,但此时已经比王江火的早期理念大约落后十年左右。

 

一、现代科学完全不能匹配“意识上传”

现代科学基础体系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更不用说意识上传等极限技术。可以肯定地说:现代科学对意识上传等不存在任何支撑的节点和可能性。形成任何涉及这个方面的问题很多,这儿只谈三个核心方面的问题。

1、现代科学基础理论体系已经过时没落

众所周知,人类的任何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都只能与时代相适应。但有人不认为科学属于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的一种,只把他当做真理体系来对待的,这恰恰就是把现代科学僵化了的根源所在。现代科学具有明显牛顿力学体系、相对论特征,任何一个从事现代科学的人都无法与这个特征剥离,否则就会被打入歪理邪说。现代科学明显与工业社会相适应,鼎盛于19世纪,20世纪后开始走向衰落并呈现出巨大的负面作用。事实也说明了这一点,而近半个世纪以来的现代科学基础理论体系没有任何重大突破,几乎是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与19世纪末的“物理学危机”有些类似,人类目前现在也陶醉于由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基础所构筑的现代科学体系大厦,他们正在竭尽全力地给现代科学大厦添加最后一块砖——上帝粒子(希格斯玻色子),最近又通过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的实验很牵强地宣布证实了上帝粒子的存在。然而,统一信息论通过推论却再一次指出:现代科学的天空将再一次飘浮着两朵乌云,这两朵乌云正是现代科学所完全依赖的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理论,现代科学将再一次面临着危机。与前一次物理学危机不同的是,由于这次科学天空漂浮着的是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理论等两种涉及现代科学根本性问题的两朵巨大乌云,这两朵巨大的乌云将可能导致现代科学大厦彻底垮塌(参阅《紫微星明》十二章)。

事实也充分证明,现代科学在很多方面解释上充满着自相矛盾,在精神解读、宗教、“超自然”等现象上几乎就如同白纸,或者干脆当“缩头乌龟”避而不谈。现代科学作为一个连精神的实质及产生机制都搞不清楚的认知方式,何以能够实现作为人类极限技术的意识上传?

2、信息技术下的信息是完全失真的“虚拟信息”,绝不可以用于意识上传。

信息原本是本真而纯自然的,但人类文明却将信息进行了代码化处理,使得信息世界分化出一种属于人工领域的失真信息。失真信息即信息的代码符号,文明时代以来早期具有代表性的失真信息就是文字。文字因其浓缩了大量的精神文化意义,大大提高了思维效率和智力水平,但却也因此远离了信息的本真性,文明程度越高,信息的失真性越强。

信息时代以降,信息技术使信息全部虚拟化,通过信息技术处理后的信息本质上都是虚拟的失真信息。失真信息被广泛用于计算机、人工智能、通讯等领域,并被进一步分化成了模拟信息、数字信息,此领域的信息具有明显的硬性规定意义,已基本失去了被指代信息的本真性,只能用于IT及通讯的数字计算、网络互联、代码式信息储存及传递、智能模拟等虚拟领域。信息时代的信息都是虚拟的失真的,在信息时代中,真实信息不能以本来的面目示人,而是人类出于自身便利,将现实信息硬性进行指代,并用代码(主要是二进制)的方式划分为数字信息和模拟信息。表面上看,经过数字技术或模拟处理的信息图像更加清晰,但这些信息却只能属于信息技术处理的信息,而与真实信息没有现实关联,完全没有任何真实性。信息技术下的图文情景永远都是虚化的非真实世界。

信息时代的信息虚拟性主要体现在以下2个方面:(1)信息技术的信息都是代码,而信息代码永远都是代码,无论这种代码多么逼真,也非本真信息;(2)计算机数字技术所采用的能量流(工作电压)为3V-18V之间,而现实世界的信息能量流是千差万别的,生命世界的信息能量流仅仅在0.1V之下,计算机的工作电压将使所有被处理的信息强行统一归并,这必将导致被处理的信息严重失真。

虚拟的失真信息显然不可能用作实现意识上传,这涉及到一个最基本的简单道理:失真信息无论采取数字形式还是采取模拟方式,都绝非人类自我本真信息,而只是自我本真信息的代码或模拟信息,即便真的能够将这种失真信息的上传,也与人类自我精神没有半点关系,因为通过信息技术上传的最多只能是模拟意识,而不是人类本真意识。即使说,通过信息技术不仅不能实意识上传,反而很可能会因此而扼杀了原本的人类自我精神,这显然与真正的实现自我意识上传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的。

虚拟的失真信息可在生物学、医学等涉及生命的领域中用于模拟研究,却无法实现与生命体进行真正意义上贯通和互动的,更不可能实现意识上传或进行所谓的强人工智能研制,这对人类企图追求永生的终极目的而言,反而起到相反的负面作用,通过信息技术、人工智能进行所谓的意识上传不仅不会实现永生,只会害人害己。信息技术对人类科学的发展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对技术发展也有很大的积极助推作用,但如果我们不能清醒地认知到信息技术的信息虚拟性的负面作用,长期执迷于信息技术的虚拟世界,则必然会给人类带来难以挽回巨大负面影响。信息虚拟性的持续强化将最终使人类偏离现实世界,从根本上瓦解人类现实生活的意义体系及价值建构,甚至有可能使人类陷入无限虚幻中而无法自拔。因此,如不能及时纠正信息技术的虚拟性偏向,信息时代迟早将会变成人类的自我毁灭时代。

3、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远不足以实现意识上传

人类自我置换技术必然导致人类乃至整个生命界发生巨变,这应该是宇宙诞生以来继生命体诞生后的第二巨大变革,这显然不仅仅是个技术工程,而应该是个涉及宇宙巨变、生命变革、人类质变的巨大人文合作工作。但是,那些单纯主张意识上传的的人却把这个问题想得极为简单了,以为这仅仅是个信息技术工程,是可以通过数字技术、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方式解决的,这将导致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理念及研究水平严重滞后,其技术架构也不可能适应意识上传这一宏伟大业。

俄罗斯2045计划、 “阿凡达”计划、蓝脑计划、美国奇点大学,这些研究机构看起来很唬人,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他们仍然不过是人工智能的翻版,其理论依托完全是还是那种落后的科学理论,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科学猜想,以为只要通过计算机技术研制高级复杂的电脑(人工大脑),然后再进行意识上传就可以实现永生。这种想法与新文明国际合作组织提出的THSP工程似乎有相似之处,但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大相径庭,因为他们热忱的理念仍然不过是局限于云端技术、数字化技术、脑机接口技术等传统的现代科技而已,但完全忽视了温软的生命体和冰冷的计算机具有质料上不同的这一根本问题,完全没有搞明白“最简单的细胞也远远超越最为复杂的计算机”的根本道理。另外,生命体和电脑虽然有程序方面的共性,但生命体的主体程序要比目前人类所有电脑的程序要复杂许多,而生命体的工作电压也要比电脑的工作电压不在一个量级,等等。这些问题都是解决永生最为关键最核心的问题,但是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而在人类还没有搞清楚并解决这些问题之前,仅凭一时冲动而盲目进行意识上传,无异于痴人说梦。

人工智能不过是人类的研制设想而已,人工智能是无论如何也超过不了研制者本身的,人工智能研究很可能是被误导的一个死胡同,一个根本原因在于:生命体具有宇宙演化一百多亿年了所形成的主体性,而这个主体性是人人工智能所无法实现的,最简单的生命体细胞也远远超越最复杂的计算机。以人工智能方式实现永生只是他们从科技角度上提出了简单的设想和口号,而其指导理论仍然是即将过时的现代科学理论,而方法和渠道也不过是想当然而已,这怎么可以担负人类史上最为艰巨的人文合作工程?

那么,人类的这种可以彻底克服生命体之生老病死局限性的人类增强技术就没有希望了吗?非也,因为一种完全超越现代科学的全面先进前沿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已经悄然而至,这就是新文明。

 

二、实现意识上传的唯一现实性途径

意识上传是不仅是人类史上最大工程,也是生命界诞生以来的最大事件,堪称能掀起宇宙第二次巨变的巨大革命,远比生物进化史上和任何人类进步事业都要重要和有价值,这显然需要通过完成对现代科学的彻底颠覆和超越才有可能。“意识上传”需要颠覆性理念、人类最高智慧、极为高超的技术、相当成熟而又先进的理论体系、周密而又庞大的系统规划才能完成。综合世界现状,目前能够担负这一重任的唯有新文明之人类终极事业。

1、作为新文明的统一信息论彻底颠覆了现代科学基础理论体系,新文明拥有与终极时代相匹配的全面先进前沿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

没有彻底超越现代科学的全新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及其相应的基础理论体系,是根本不可能完成“意识上传”等终极增强技术的,而作为新文明的统一信息论就明显具备这一特征。

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期,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中进行了广泛而深刻、持久的思想革命运动,这次运动不断打破人们日常的惯性思维,逼近人类认知的底线,甚至对科学、哲学、人文史、宗教等习以为常的知识形态也开始予以怀疑和批判,其中,以“统一信息论”的革命性思维最为彻底和深刻,它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了第三次认知革命的急先锋。

统一信息论是以信息为始基解释事物的新型知识方式,是通过对科学、哲学、宗教等人类以往所有知识方式的超越和深化,而提出的涵盖所有方面知识和理论的完全大统一理论。统一信息论主要包括信息本原论、极限粒子论、主体程序论3个方面的系统理论,是与信息时代的新文明意识形态相适应的主导意识形态。针对人类以往科学、哲学、宗教等所有认知理论和意识形态进行彻底的颠覆性解构和真正大统一的创新是统一信息论的主要特征。 基于此,统一信息论彻底颠覆了现代科学基础理论体系。统一信息论已经在所有基本层面上对科学提出了全面的挑战,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如果作为物质极限小单元的极限粒子被最终证实或被认可为逻辑事实,那么所谓的基本粒子也不过是由一个个质量较大的正反极限粒子叠加而成大的复合体而已,这实际上也意味着并不存在具有明确界限的基本粒子,也就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标准模型,标准模型所谓的原子模型、电子云、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其实不过是极限粒子分解与合成所造成的复杂假象而已,标准模型是完全虚构的;第二,由于科学理论都是建立在相互作用力的理论基础上,故四大作用力被否认,将使整个科学体系失去支撑;第三,“信息是能量的表征”第一次对信息进行了明确的界定,这与将信息界定为信号、消息、通讯、属性等形而上的、不确切的、非客观存在的现代信息观具有明显的不同,这意味着信息将被置于与客观存在一样的具有实质性可操地位,这将使传统的信息论被颠覆;第四,揭示生物进化的根本动因及精神实质的主体程序论,大大超越了生物物种进化论,同时也史上首次从客观层面明确揭示了精神秘密,这会将人类对生命和精神的研究提到一个完全不同与传统生物学的更高层面水平。

这样,统一信息论就从根本上彻底否认了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此举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不仅证明了科学大厦的模型框架是完全错误的,而且也证明了作为现代科学大厦主要支柱的四大作用力的虚无荒谬性,这就从根本上完全抽取了支撑现代科学大厦的基础。《统一信息论》各章节充分论述了四大作用力、标准模型、真空、场等并非真实存在!它们实质上都是现代科学理论为了自圆其说而强行虚拟生造的理念,在人类认知中完全多余,只会使问题复杂化。可以这样说,如果统一信息论的挑战成功,将会直接导致以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为基础的自然科学大厦的彻底垮塌,并波及社会科学的根本层面,使整个科学体系陷入风雨飘摇的极为严重的危机中。

统一信息论具有超越并解构人类既往所有知识的认知总论特征,它触及人类认识的底层,可以基础性地解读人类既往所有学科的知识。统一信息论是在人类已取得的固有的信息理论知识和其他知识的基础上,通过进一步的扩展研究,突破了科学、哲学、宗教等人类以往认知方式的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而将认识深入到人类所从未涉及的最基础层面——始基层面和极限层面,人类的认识从此彻底触底,从而构建起能够彻底统一人类的认知总论、自然科学、宗教、生命学、人文社会科学等所有学科知识的大统一理论。统一信息论是贯通人类所有学科的真正大统一理论,整个理论既考虑到人的主观因素、也没有任何假设,信息作为理论基石完全具备最基础性,完全是基于人类客观认识的自然发展,也根本性地避免了科学等既往知识方式的局限性。自此,统一信息论将使人类的知识方式被大大简化,人类的所有先理念和知识将被涵盖和融合于其中。

统一信息论建立在非常坚实的基础之上,在很多问题的解释上远比科学更为合理,更能解释许多未解之谜,统一信息论因此而将人类认知水平从微观层面提高到了极限层面,人类将以此洞悉宇宙万物,宇宙的万事万物由此将变得完全清晰明了(更多内容请参阅《紫微星明》)。

2、终极技术将使信息时代的“虚拟信息”回归“本真信息”,由此真正奠定了意识上传的基础

当信息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人类就必须超越信息时代,重新回归本真信息,使人类直接面对真实的本真世界,唯有此才能真正奠定意识上传的基础。当技术发展到可以上传本真信息,并将真正的人类自我意识置换到新载体上去时,才能真正地实现人类自我意识上传。但回归本真信息不是简单的回归,而是对信息时代及信息技术的全面超越后的升华,能够完成这一壮举的就只能是人类终极事业。终极事业使人类来到了与信息时代前后相继的终极时代,终极时代将全面解构信息时代的虚拟性,使人类直接能够本真地处理好与现实世界的关系。终极时代中,人类可通过终极技术在视频中获得完全真实的重现,而不再是信息技术下的那种由虚拟信息构成的高清晰虚化世界画面。更为重要的是,人类基于终极技术可真正获得与生命世界的完全真实的本真互动,从而完成意识上传真正实现永生的梦想。

终极时代是在继承信息技术有益成分后对信息时代的全面超越,故终极时代及其终极技术将最终瓦解信息时代及其信息技术所带来的虚拟性,从根本上克服信息时代的巨大隐患,这也是新文明人的终极使命之一。但终极时代并非完全摈弃信息技术上的虚拟信息,而是要通过以终极技术为主、信息技术为辅的方式共同推进人类进步,不仅如此,人类在思维方面还仍然需要继续深化“虚拟信息思维”,以有利于高效推进人类思维效率。正因如此,新文明仍然是以“虚拟信息”为主要思维媒介所创造的文明形态,并使信息时代与终极时代前后相继地统一于其中。

目前NCICO目前正在着力打造本真信息处理机,专门用于处理生物真实信号的专用机,用于与生物进行真实信号意义的贯通与互动,以最终实现与生命体的互动、主体自我程序优化、主体自我程序转移、意识上传等目的(详情请参阅《本真信息处理机》)。这将是一个合理可行的方案,一旦展开人类社会将会直接被带入终极时代。

3、新文明终极事业日趋成熟

新文明所提倡人类终极事业之所以是人类通向永生的唯一现实性,根本原因在于不仅仅在于成功建立了一整套涉及自然、人文社会、价值意义建构、技术工程等各方面的完全性合理的完整体系,更重要的则是在于其构建了完全超越整个现代科技体系的先进认识方式和知识形态,开创了超越包括现代科技文明在内的所有以往旧文明的新文明意识形态,即新文明理论。2009年THSP研究会成立、2012年《新文明》正式出版、2015年成立新文明国际合作组织以来,无论在国内或者是国际上,新文明已经成为新文明人越来越具有影响力的专用合法品牌名词。新文明具有十分坚实的理论基础,已经出版了很多有关的学术著作及学术论文,形成了具有超越整个科学体系的统一性信息理论。

THSP工程架构逐渐成熟,新文明终极事业文化不断积累深厚,已逐渐在将人类社会导入质变前状态,虽然这一过程异常艰辛。THSP工程目前依托完全不同于现代科技体系的统一信息论等新文明认知方式,通过逻辑事实对技术工程进行了调理清晰的分析,提出了切实可行的主体程序实验方案,对从简单细胞开始一直到复杂生命体的每一个实验步骤都进行了详实的分析,确立了THSP长生工程和THSP永生工程等前后相继的基本战略,并付诸实施直至人类自我置换技术的最终完全性实现。THSP工程显然会导致终极事业,但出于对人类的一种十分负责的态度,新文明人在已经基本掌握THSP工程要件的情况下,并不急于永生工程的简单推进,而是首先着力于塑造人类终极事业的人文价值和意义,构建全新文明意识形态,以对THSP后所引发的巨大社会变革有充分的认知和预案,从而为人类向未来社会的质跃做好全面的铺垫,这完全是出于对人类演进的极为负责的态度。

各种论证对比分析,就彻底解决生体之生老病死局限而言,走新文明终极事业之路,通过THSP工程等终极技术进行意识上传(人类自我置换)是人类永生最为靠谱的途径。其他诸如基因技术、冷冻技术等方式或有利于延续人类生命,但相对于永生而言,却远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或根本不具备合理性,最多只能作为永生研究的辅助手段(请百度《人类通向永生的唯一现实性出路》)。

新文明拥有现代科学所无可比拟的全面先进的认知方式、知识形态、基础理论体系,奠定了“意识上传”的理论基础;新文明拥有全面系统成熟的THSP工程规划架构和先进的新文明理念及技术研发能力;新文明拥有时刻站在时代前沿的具有超越素质的新文明人。所有这一切都不是现代科学人所能具备的,更不是人工智能研发、俄罗斯的“2045计划”、美国的“阿凡达计划” 、蓝脑计划、美国奇点大学等所能够拥有的,因为他们完全不可能跳出现代科学的泥淖,这使其与新文明不可同日而语。

就操作层面而言,“2045计划”、美国的“阿凡达计划” 、蓝脑计划虽然能够进入规模性的实验阶段,但由于他们缺乏相应的系统基础理论和先进前沿的理念,仅仅凭借现代科学人的那种“唐吉坷德”式的热情,只会在这条路上陷入泥潭且越走越远......​这与新文明更是有本质的不同,因为新文明天生就瞄准了未来,具有与与终极技术相匹配的天然本性,所缺的仅仅是物质条件。

新文明所提倡人类终极事业之所以是人类通向永生的唯一现实性,根本原因在于不仅仅在于提出了完全性系统合理的方案,更重要的则是在于其构建了完全超越整个现代科技体系在的先进认识方式和知识形态,开创了超越包括现代科技文明在内的所有以往旧文明的新文明意识形态,即新文明理论。这一点最为关键,因为作为一种落后于时代的认知体系,现代科学体系根本不具备实现“永生”、远征宇宙的现实可能性,或者说现代科学体系不是个可以解决这些终极性问题的认知体系,实现这些终极梦想必须首先要彻底完成对现代科学体系的超越和颠覆,并建立一种全面超越现代科学体系的最先进前沿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才行,这就是新文明。